img-book
分類: , 標籤: , ,

懷念敬愛的薄一波老 — 兼憶薄一波與王震的交往和友誼

作者: 李慎明

No.2008-17【2008年2月18日】
2007年1月15日﹐薄一波老走了。曾在王震老身邊工作過十多年。作為對於老一輩十分敬重的晚輩﹐回想起接觸薄老的那段年月﹐回想起他與我直接服務的王震老的親密交往﹐很難自已。……

標籤: , ,
關於本作品
概述

我是1982年底到中南海工作的。早晨上班比較早﹐晚上下班比較晚﹐常常遇見薄老一早一晚在散步。薄老走得不緊不慢﹐警衛員在身旁拿個收音機﹐便他邊走邊聽。炎熱的酷夏或是溜寒風的嚴冬﹐幾乎從未間斷。那時﹐工作是忙﹐但主要是青春年少﹐自己還不知每天鍛煉身體的重要。見薄老鍛煉﹐只很是佩服他老人家的毅力和堅持。我們這些年輕人﹐路過老人家散步時﹐總是提前下了自行車﹐推著走過。他見了﹐常常說﹕“嗨﹐別客氣﹐你們走你們的。”慢慢薄老也認識我了﹐有時打個招呼﹐叫聲“小李子”問﹕“王老最近在忙些啥﹖”“他身體怎麼樣﹖”有時索性停下來﹐問一點國際國內的大事﹐似在考問﹐也似自己在思索。
1982年9月﹐薄老任中央顧問委員會副主任﹐並且排在副主任的第一位﹐主持日常工作。在1985年9月召開的黨的全國代表會議前夕﹐中央決定提議王震老進中顧委﹐並任副主任。那天﹐王老從中南海開會回來﹐帶回的文件讓整理﹐我發現擬定的副主任的名單中﹐王老排在第一位﹐薄老排在王老之後﹐仍任常務。但又發現王老用鉛筆把薄老圈到了自己的前邊。王老見我若有思索﹐笑了﹐說﹕“是我堅持的。薄老可不簡單﹐他是個老資格﹐黨的八大時的政治局候補委員﹐常常列席政治局常委會。他文韜武略出類拔萃﹐要不能在閻錫山那裡開出一片新天地﹖他是黨﹑政﹑軍﹑群﹑財﹑文等項工作樣樣行。我哪能排他前面﹖”但後來在公佈選舉結果時﹐王老仍然是排在副主任的第一位。王老說﹕“薄老很謙虛﹐他堅持這麼排。我們倆都堅持﹐推來推去。但他說他是常務﹐有這個權力堅持這個提議。”王老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這就是老一輩﹐見了榮譽謙讓得如此真摯。而現在的個別年輕幹部爭榮譽﹑爭位置﹐甚至不擇手段﹐這就是所謂的“代溝”嗎﹖想起王老這次對薄老的評價﹐可不可以這麼說﹐薄老走了﹐也就是以毛主席為核心的第一代領導集體裡的最後一位重要成員走了。
……

已購買本作品的讀者,於登錄後才可評價

暫未有讀者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