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book
分類: 標籤: ,

土地大辩论要求成效

作者: 周八駿 【2018-5-10】 有一种观点:香港的土地问题不宜公开辩论,否则,可能未产生成效却进一步激化社会对立。 这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土地专责小组提出18个土地供应选项,大部分香港居民缺乏应有专业知识和经验来判断其中哪几项应优先采纳,即使5个月公众咨询结果,有几项得到半数或以上民意支持,也未必是最适宜的。香港“土地荒”到了如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所言“迫在眉睫、水深火热”的地步,是因为深刻而复杂的因素长期阻碍历届政府增加土地供应,其中,最主要的是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其次是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为期5个月公众咨询很可能加剧这两对矛盾。 更多然而,不进行公众咨询、由土地专责小组和政府相关部门一起来决定18个选项的优先程序,也不能保证有关决定是最适宜的。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也已不允许任何“暗箱作业”。公众咨询以大辩论方式展开是势在必行的。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的责任,是努力使“土地大辩论”取得成效。 首先,要立场鲜明,引导香港社会各界明白,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必须革新政策思维、采取大动作来解决的十字路口。 土地专责小组的咨询文件批评《香港2030+》关于土地需求的评估,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些”诉求,没有考虑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也没有考虑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这是对的。但是,必须指出,让香港居民住有所居,并且增加居住面积,应是上述3类土地需求之优先。5个月的大辩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应聚焦香港中低阶层居民的居住困难,譬如,公屋轮候时间延长,更多家庭不得不租住“劏房”;越来越多年轻人望楼兴叹,即使有能力首次置业却不得不购买面积细小的“纳米单位”。 把香港高楼巨厦背后的另一面公诸于众,也许有损香港“颜面”,却是形成社会舆论以促使大地产商和既得利益群体愿意让步所必需。 必须承认,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香港逾半世纪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以社会公平和公正为代价的。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不断创新高、越来越多香港比较年轻的居民不得不以更贵的价钱购买更小的居所,难以为继。大地产商应当有社会良知、承担社会责任。 粉岭高尔夫球场,已成了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的一个导火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量变过了临界点才会质变。粉岭高尔夫球场于1931年11月启用,至今近87年,长时间安然无恙,而今忽然成了中低阶层人士及其政治代表的攻击对象,被要求更换土地用途来建造公营房屋,非高尔夫和粉岭高尔夫球场之罪,盖因香港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犯众怒”的地步! 政府如欲保住粉岭高尔夫球场,必须使5个月公众咨询得出令中低阶层信服的方案,否则,粉岭高尔夫球场很可能不得不改建公营房屋。 香港需要高尔夫运动,成功人士应当在香港有地方打高尔夫,但是,何者为“大”?何者为“小”?何谓“因小失大”?何谓“因大失小”?取决于香港大局。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已到了妨碍社会安定的严重地步。 其次,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还应当争取中央支持,帮助特区协调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以及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 今天香港不仅面对空前恶劣的土地和房屋问题,而且,面对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激化劳资矛盾,人口老化令全民退休保障呼声高涨,年轻人升学、就业和置业难对“港独”起支持作用等等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相互纠缠。反对派政治团体推动民粹主义。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不能不在各种矛盾中努力寻找平衡点。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难以独力引导土地大辩论取得预期成效。 必须承认特区政府管治能力是有限的。涉及阶级或阶层之间的利益对立,政府不可能指望得到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一致支持。诚然,人们希望大地产商、其他既得利益群体和相关政治团体顾全香港大局。 (《香港商报》2018年5月10日A2“香江评论”发表)

標籤: ,
Meet the Author
avatar-author

周八駿,光大集團高級研究員、香港資深評論員,發表關於中國改革開放和香港問題的著作七部、評論逾千篇。

Books of 周八駿
閱讀全文
中美关系须长期调整 2018年5月17日
閱讀全文
土地大辩论要求成效 2018年5月10日
關於本作品
概述

【2018-5-10】
有一种观点:香港的土地问题不宜公开辩论,否则,可能未产生成效却进一步激化社会对立。
这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土地专责小组提出18个土地供应选项,大部分香港居民缺乏应有专业知识和经验来判断其中哪几项应优先采纳,即使5个月公众咨询结果,有几项得到半数或以上民意支持,也未必是最适宜的。香港“土地荒”到了如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所言“迫在眉睫、水深火热”的地步,是因为深刻而复杂的因素长期阻碍历届政府增加土地供应,其中,最主要的是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其次是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为期5个月公众咨询很可能加剧这两对矛盾。

更多

然而,不进行公众咨询、由土地专责小组和政府相关部门一起来决定18个选项的优先程序,也不能保证有关决定是最适宜的。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也已不允许任何“暗箱作业”。公众咨询以大辩论方式展开是势在必行的。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的责任,是努力使“土地大辩论”取得成效。
首先,要立场鲜明,引导香港社会各界明白,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必须革新政策思维、采取大动作来解决的十字路口。
土地专责小组的咨询文件批评《香港2030+》关于土地需求的评估,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些”诉求,没有考虑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也没有考虑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这是对的。但是,必须指出,让香港居民住有所居,并且增加居住面积,应是上述3类土地需求之优先。5个月的大辩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应聚焦香港中低阶层居民的居住困难,譬如,公屋轮候时间延长,更多家庭不得不租住“劏房”;越来越多年轻人望楼兴叹,即使有能力首次置业却不得不购买面积细小的“纳米单位”。
把香港高楼巨厦背后的另一面公诸于众,也许有损香港“颜面”,却是形成社会舆论以促使大地产商和既得利益群体愿意让步所必需。
必须承认,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香港逾半世纪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以社会公平和公正为代价的。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不断创新高、越来越多香港比较年轻的居民不得不以更贵的价钱购买更小的居所,难以为继。大地产商应当有社会良知、承担社会责任。
粉岭高尔夫球场,已成了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的一个导火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量变过了临界点才会质变。粉岭高尔夫球场于1931年11月启用,至今近87年,长时间安然无恙,而今忽然成了中低阶层人士及其政治代表的攻击对象,被要求更换土地用途来建造公营房屋,非高尔夫和粉岭高尔夫球场之罪,盖因香港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犯众怒”的地步!
政府如欲保住粉岭高尔夫球场,必须使5个月公众咨询得出令中低阶层信服的方案,否则,粉岭高尔夫球场很可能不得不改建公营房屋。
香港需要高尔夫运动,成功人士应当在香港有地方打高尔夫,但是,何者为“大”?何者为“小”?何谓“因小失大”?何谓“因大失小”?取决于香港大局。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已到了妨碍社会安定的严重地步。
其次,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还应当争取中央支持,帮助特区协调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以及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
今天香港不仅面对空前恶劣的土地和房屋问题,而且,面对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激化劳资矛盾,人口老化令全民退休保障呼声高涨,年轻人升学、就业和置业难对“港独”起支持作用等等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相互纠缠。反对派政治团体推动民粹主义。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不能不在各种矛盾中努力寻找平衡点。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难以独力引导土地大辩论取得预期成效。
必须承认特区政府管治能力是有限的。涉及阶级或阶层之间的利益对立,政府不可能指望得到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一致支持。诚然,人们希望大地产商、其他既得利益群体和相关政治团体顾全香港大局。

(《香港商报》2018年5月10日A2“香江评论”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