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book
分類: 標籤:

香港金融中心迎接新时代

作者: 周八駿 【2017-11-9】 2017年10月27日,香港联合交易所交易大堂结束最后一天交易活动,为其31年的历史画上句号。31年前,1986年,香港联合交易所由原先4家证券交易所合并而成立,其新建交易大堂为当时全球主要证券交易所中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曾几何时,随着证券交易通过互联网进行而各家证券公司的出市代表急剧减少,香港联交所的交易大堂变得“大而无当”,必须转变功能。香港交易所决定将其重新改装为多用途的“香港金融大会堂”,举办展览、会议和仪式,推广香港金融市场。这件事,对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迈入新时代具标志性意义。 全球金融市场是率先为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武装起来的。其中,全球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又走在最前面。早在上世纪80年代,路透社开发的全球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的报价和交易系统,就把遍布欧美亚的各主要金融中心联接起来,形成全球单一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由于证券具有国家或地区的特征,不同于国际货币和黄金具有普遍适用性,所以,全球各主要证券交易所虽已联通,却难以打成一片。另一方面,在国家或地区层面,证券交易网络化无纸化已蔚然成风。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改变用途,是体现这一风气的应有之举。 更多但是,这只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在技术层面的进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迈入新时代,不只是在技术层面更普及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而是在其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上得到更上层楼的拓展。 就在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最后一天运作的前一天,10月26日,国家财政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发行20亿美元主权债券,包括5年期10亿美元和10年期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没有做第三方评级的情况下发行的,却获得约220亿美元的认购,亦即多于计划发行金额10倍。5年期收益率为2.196%(票面利率为2.125%),10年期收益率为2.687%(票面利率为2.625%),两种期限债券票面利率,均低于预期。 这次发行距今年9月标准普尔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仅一个月,国家财政部撇开全球三大评级机构,让金融市场自行评估中国的主权信用,展现了中国政府的自信。投资者对中国政府发行美元债券“趋之若鹜”,反映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不受所谓国际权威评级机构影响。 中国政府不缺外汇。正如国家财政部发言人所说,本次发行主权外币债券,融资并非首要考虑;相隔23年,中国政府再次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主权外币债券,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中央选择香港证券市场发行美元国债,诚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所说,是体现中央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支持,有利于香港金融市场拓展深度和广度。 20亿美元国债发行和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关闭,紧随中共十九大召开,外界不清楚是否属于巧合。但是,中共十九大正式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无论内地金融业改革外放还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都将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影响,都应当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则是确定的。而且,对于香港金融市场来说,必须主动积极配合内地金融业进一步改革开放,必须主动积极为内地实体经济服务,唯此,才能不断巩固和提高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从2003年以来,香港证券市场已完全依赖内地企业上市。然而,全球各主要证券市场都在争取内地企业上市。10月22日,香港媒体披露,今年首三季美国证券市场有111宗新股上市,集资达26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劲升89%;仅第三季度集资35亿美元,包括阿里巴巴投资的物流服务供货商百世集团。同期香港证券市场新股上市集资额为110亿美元,明显落后美国。美国新股上市大幅超越香港的因素之一,是内地企业到美国上市。据彭博统计,自今年5月起中国企业加速赴美上市,至今累计集资规模超过20亿美元,是去年同期20倍。面对愈益强烈的外部竞争,香港证券市场亟需制度创新,努力保持与内地“近水楼台”的优势。 (《香港商报》2017年11月9日A3“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港金融中心迎接新时代》)

Tag:
Meet the Author
avatar-author

周八駿,光大集團高級研究員、香港資深評論員,發表關於中國改革開放和香港問題的著作七部、評論逾千篇。

關於本作品
概述

【2017-11-9】
2017年10月27日,香港联合交易所交易大堂结束最后一天交易活动,为其31年的历史画上句号。31年前,1986年,香港联合交易所由原先4家证券交易所合并而成立,其新建交易大堂为当时全球主要证券交易所中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曾几何时,随着证券交易通过互联网进行而各家证券公司的出市代表急剧减少,香港联交所的交易大堂变得“大而无当”,必须转变功能。香港交易所决定将其重新改装为多用途的“香港金融大会堂”,举办展览、会议和仪式,推广香港金融市场。这件事,对于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迈入新时代具标志性意义。
全球金融市场是率先为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武装起来的。其中,全球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又走在最前面。早在上世纪80年代,路透社开发的全球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的报价和交易系统,就把遍布欧美亚的各主要金融中心联接起来,形成全球单一外汇市场和黄金市场。由于证券具有国家或地区的特征,不同于国际货币和黄金具有普遍适用性,所以,全球各主要证券交易所虽已联通,却难以打成一片。另一方面,在国家或地区层面,证券交易网络化无纸化已蔚然成风。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改变用途,是体现这一风气的应有之举。

更多

但是,这只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在技术层面的进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迈入新时代,不只是在技术层面更普及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而是在其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上得到更上层楼的拓展。
就在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最后一天运作的前一天,10月26日,国家财政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发行20亿美元主权债券,包括5年期10亿美元和10年期1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没有做第三方评级的情况下发行的,却获得约220亿美元的认购,亦即多于计划发行金额10倍。5年期收益率为2.196%(票面利率为2.125%),10年期收益率为2.687%(票面利率为2.625%),两种期限债券票面利率,均低于预期。
这次发行距今年9月标准普尔下调中国主权信用评级仅一个月,国家财政部撇开全球三大评级机构,让金融市场自行评估中国的主权信用,展现了中国政府的自信。投资者对中国政府发行美元债券“趋之若鹜”,反映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不受所谓国际权威评级机构影响。
中国政府不缺外汇。正如国家财政部发言人所说,本次发行主权外币债券,融资并非首要考虑;相隔23年,中国政府再次面向国际投资者发行主权外币债券,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推进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重要举措。中央选择香港证券市场发行美元国债,诚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所说,是体现中央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支持,有利于香港金融市场拓展深度和广度。
20亿美元国债发行和香港联交所交易大堂关闭,紧随中共十九大召开,外界不清楚是否属于巧合。但是,中共十九大正式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无论内地金融业改革外放还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发展,都将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影响,都应当投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则是确定的。而且,对于香港金融市场来说,必须主动积极配合内地金融业进一步改革开放,必须主动积极为内地实体经济服务,唯此,才能不断巩固和提高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从2003年以来,香港证券市场已完全依赖内地企业上市。然而,全球各主要证券市场都在争取内地企业上市。10月22日,香港媒体披露,今年首三季美国证券市场有111宗新股上市,集资达26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劲升89%;仅第三季度集资35亿美元,包括阿里巴巴投资的物流服务供货商百世集团。同期香港证券市场新股上市集资额为110亿美元,明显落后美国。美国新股上市大幅超越香港的因素之一,是内地企业到美国上市。据彭博统计,自今年5月起中国企业加速赴美上市,至今累计集资规模超过20亿美元,是去年同期20倍。面对愈益强烈的外部竞争,香港证券市场亟需制度创新,努力保持与内地“近水楼台”的优势。

(《香港商报》2017年11月9日A3“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港金融中心迎接新时代》)

已購買本作品的讀者,於登錄後才可評價

暫未有讀者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