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book
分類: 標籤:

培养爱国爱港下一代

作者: 周八駿 【2017-10-26】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的报告中,描绘了从现在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个阶段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蓝图。实现如此宏伟的目标,需要香港全体居民同内地同胞一起不懈奋斗,尤其,需要香港青少年与内地青少年一同接力。 就在中共十九大开幕前一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其第一份施政报告,指出:“我们每一个热爱香港的人都有责任全面准确地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沿着正确方向前进,都有责任向任何冲击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行为说‘不’,都有责任培养下一代成为具国家观念、富香港情怀和对社会有承担的公民。” 新一届政府把培养爱国爱港下一代作为一项具战略意义的任务。施政报告专门列一章“(七)与青年同行”,其中,提出“由政务司司长主持的‘青年发展委员会’将在2018年上半年成立,以加强政府内部政策统筹,从而更全面及有效地研究及讨论青年人关注的政策议题,并推动跨局、跨部门协作,一同落实委员会议定的政策措施。行政长官亦会主持青年高峰会,与持份者一起检视委员会的工作成效及听取青年人的意见。” 更多新一届政府不仅重视青年,而且重视儿童。施政报告提出:“政府计划于明年年中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汇聚相关政策局╱部门和长期关心儿童权益的团体,聚焦处理儿童在成长中面对的问题。为此,由行政长官亲自主持的筹备委员会已于上月成立,政务司司长担任副主席,成员包括相关政策局局长、与儿童事务相关的专家包括医疗、教育、社会福利、法律、学者及少数族裔和家长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青年发展委员会是由政务司司长主持,而儿童事务委员会的筹备委员会则是由行政长官主持、政务司司长任副主席。当然,不排除儿童事务委员会正式成立后由政务司司长主持。但是,由行政长官亲自负责其筹备可见,至少在行政长官心目中,青年工作和儿童事务同等重要,道理很简明——香港的下一代就是由儿童和青年(通常包括少年)构成。 施政报告称:儿童事务委员会筹备委员会将“收集社会,包括儿童的意见”;“‘儿童事务委员会’将来的工作,可与现有的平台互相配合,其中‘儿童发展基金’结合了社区家庭、商界及政府三方资源的跨界别协作,为弱势社群儿童缔造有利成长的环境,促进他们的较长远发展,从而减少跨代贫穷。”这是抓住了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香港儿童事务的关键。 对于儿童,讲爱国爱港和关心社会的大道理是不适宜的,不符合儿童的特点。但是,政府和社会尽可能扶助弱势群体的儿童,让他们的幼小心灵尽可能不被贫富差距的阴影笼罩,尽可能有一个较好的基础与中上阶层的儿童一起赛跑,对于抑制“跨代贫穷”是必要的,对于他们进入青少年阶段后全面健康成长也是必要的。 应当承认,目前香港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尤其,青年的“三难”(就学难、升职难、置业难),是少数青年走向政治激进和极端的温床。如果一些青年从儿童开始就受社会压抑,那么,他们对社会现状的强烈不满很容易迁怒于特区政府和中央。向这样的青年讲爱国爱港、讲社会担当,容易“对牛弹琴”。 因此,施政报告把青年工作与儿童事务相联系,作为新一届政府施政的两个重点,是捉住了把香港建设成为“一个富公义、有法治、享文明、安全、富足、仁爱和有良好管治,具发展潜力的国际都会”的“牛角”。 为什么称儿童事务和青年工作是香港发展的“牛角”?因为,他们是香港下一代,代表香港未来。让不同家庭背景的儿童都能生活在政府和社会一视同仁的关爱里,让年轻一代能看到向上流的机会和广阔发展前景,他们的上一代——香港的成年人,以及香港全社会,就会增添更大的正能量,去克服香港经济政治民生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鉴于施政报告发表在十九大前,需要引导香港下一代理解和参与国家发展大局。 (《香港商报》2017年10月26日A8“香江评论”发表)

Tag:
Meet the Author
avatar-author

周八駿,光大集團高級研究員、香港資深評論員,發表關於中國改革開放和香港問題的著作七部、評論逾千篇。

關於本作品
概述

【2017-10-26】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的报告中,描绘了从现在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再从2020年到本世纪中叶分两个阶段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蓝图。实现如此宏伟的目标,需要香港全体居民同内地同胞一起不懈奋斗,尤其,需要香港青少年与内地青少年一同接力。
就在中共十九大开幕前一周,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其第一份施政报告,指出:“我们每一个热爱香港的人都有责任全面准确地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沿着正确方向前进,都有责任向任何冲击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行为说‘不’,都有责任培养下一代成为具国家观念、富香港情怀和对社会有承担的公民。”
新一届政府把培养爱国爱港下一代作为一项具战略意义的任务。施政报告专门列一章“(七)与青年同行”,其中,提出“由政务司司长主持的‘青年发展委员会’将在2018年上半年成立,以加强政府内部政策统筹,从而更全面及有效地研究及讨论青年人关注的政策议题,并推动跨局、跨部门协作,一同落实委员会议定的政策措施。行政长官亦会主持青年高峰会,与持份者一起检视委员会的工作成效及听取青年人的意见。”

更多

新一届政府不仅重视青年,而且重视儿童。施政报告提出:“政府计划于明年年中成立‘儿童事务委员会’,汇聚相关政策局╱部门和长期关心儿童权益的团体,聚焦处理儿童在成长中面对的问题。为此,由行政长官亲自主持的筹备委员会已于上月成立,政务司司长担任副主席,成员包括相关政策局局长、与儿童事务相关的专家包括医疗、教育、社会福利、法律、学者及少数族裔和家长代表。”
值得注意的是,青年发展委员会是由政务司司长主持,而儿童事务委员会的筹备委员会则是由行政长官主持、政务司司长任副主席。当然,不排除儿童事务委员会正式成立后由政务司司长主持。但是,由行政长官亲自负责其筹备可见,至少在行政长官心目中,青年工作和儿童事务同等重要,道理很简明——香港的下一代就是由儿童和青年(通常包括少年)构成。
施政报告称:儿童事务委员会筹备委员会将“收集社会,包括儿童的意见”;“‘儿童事务委员会’将来的工作,可与现有的平台互相配合,其中‘儿童发展基金’结合了社区家庭、商界及政府三方资源的跨界别协作,为弱势社群儿童缔造有利成长的环境,促进他们的较长远发展,从而减少跨代贫穷。”这是抓住了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香港儿童事务的关键。
对于儿童,讲爱国爱港和关心社会的大道理是不适宜的,不符合儿童的特点。但是,政府和社会尽可能扶助弱势群体的儿童,让他们的幼小心灵尽可能不被贫富差距的阴影笼罩,尽可能有一个较好的基础与中上阶层的儿童一起赛跑,对于抑制“跨代贫穷”是必要的,对于他们进入青少年阶段后全面健康成长也是必要的。
应当承认,目前香港社会贫富差距悬殊,尤其,青年的“三难”(就学难、升职难、置业难),是少数青年走向政治激进和极端的温床。如果一些青年从儿童开始就受社会压抑,那么,他们对社会现状的强烈不满很容易迁怒于特区政府和中央。向这样的青年讲爱国爱港、讲社会担当,容易“对牛弹琴”。
因此,施政报告把青年工作与儿童事务相联系,作为新一届政府施政的两个重点,是捉住了把香港建设成为“一个富公义、有法治、享文明、安全、富足、仁爱和有良好管治,具发展潜力的国际都会”的“牛角”。
为什么称儿童事务和青年工作是香港发展的“牛角”?因为,他们是香港下一代,代表香港未来。让不同家庭背景的儿童都能生活在政府和社会一视同仁的关爱里,让年轻一代能看到向上流的机会和广阔发展前景,他们的上一代——香港的成年人,以及香港全社会,就会增添更大的正能量,去克服香港经济政治民生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鉴于施政报告发表在十九大前,需要引导香港下一代理解和参与国家发展大局。

(《香港商报》2017年10月26日A8“香江评论”发表)

已購買本作品的讀者,於登錄後才可評價

暫未有讀者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