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book
分類: 標籤:

切实贯彻“以人为本”

作者: 周八駿 【2017-10-11】 2017年10月1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其任内首份行政长官,展示了新一届政府管治班子与以往4届政府管治班子不同的施政作风,一言以蔽之——“以人为本”。 第一位行政长官处于九七过渡的转折点上,又遭受迄那时止空前严重的亚洲金融危机突然打击,疲于应对,即使有心也无力展示“以人为本”的施政作风。 第二位行政长官曾说过一句几乎成了他口中顺口溜的话——“民心我心”。但是,恰恰就是在他任特区和特区政府首长的7年里,香港经济转型蹉跎,地产市场结构性问题恶化,社会贫富差距扩大,青年的“就学难、就业难、升迁难、置业难”形成痼疾。可见,施政是否“以人为本”不能光听其言,还必须观其行,甚至一个实际行动胜过一打言论。 第三位行政长官在竞选过程中,以拿一条板凳、拿一枝笔,走遍香港18个区直接聆听基层居民意见而令人耳目一新,他当选具民意基础。但是,上任后为各种矛盾和问题所困,没有能够继续“脚踏实地”的施政新风。即使有“以人为本”之心,但为“形格势禁”,不得不心有余而力不逮。 更多“以人为本”作为政府的施政风格,需要有言有行、言行一致,而且,在言论上,未必时时处处张扬“民心我心”,但是,必须在各项政策和行动中,表达和反映香港居民的心声。 第四位行政长官尽管上任只有3个多月,却已充分显示了“以人为本”。 短短100天施政,新一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司局长们,已进行近50次地区探访,香港18个区,平均每区约有3名司局长到访,这是史无前例的。 其中,特别有一件事令人刮目相看。 10月8日,20个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和家人到行政长官办公室请愿,要求政府将美国一家药厂已生产并投入使用的唯一治疗脊髓肌肉萎缩症药物,引入香港,列入公营医院为就诊者提供的药物名录,以援助香港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脊髓肌肉萎缩症是罕见疾病,患者需长期使用呼吸机。去年底,美国推出一种新药“Spinraza”,可改善患者四肢活动,成效显著,但是,每年药费高达600万港元,香港的绝大部分患者无力承担。林郑月娥出乎请愿者期望、亲自接请愿信,并表示政府非常关心患者,会争取尽快引进药物,希望大家再给点耐性。 新任行政长官这一举动,不只是展示作为一名母亲,她具有较之均为男性的前任们更柔软的心肠,更重要的是,反映她愿意突破既有框框、考虑动用特区政府累积巨额财政储备向特殊需要者施以授手。 这种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的深入细致作风,正是“以人为本”的精髓所寄。不妨看一看最近一位时事评论员提供的一个例子,就能明白这一点。 7年前,第二位行政长官在发表其任内第四份施政报告发表前夕,与传媒茶叙时称:香港的住宅单位总量超过家庭住户总数,反映香港不存在房屋短缺。 几乎同时,第三届政府负责房屋供应的局长在《信报》发表长文,以香港几乎没有人没有居所为证,断言香港不存在居住问题。 表面上,第三届政府首长和主责官员的话都没有错,深入分析,他们都错得离谱。 首先是无视实际情况。实际上,在一部分居民拥有多于一个物业的同时,另一部分居民等待置业,譬如,青年结婚要置业,离婚一方要置业,这样的结构性问题,被人口和住宅总量的简单对比掩盖了。 再以公屋为例,从2006年到2016年,公屋单位总量从71.7万增至79.1万,增加7万多个,公屋居住人口从212.9万人轻微增至213.1万人,仅增加约2000人。看数据,公屋不至于供不应求,但事实是申请公屋的“轮候”时间越来越长。 更严重的错失是“凉薄”。以为只要人人有地方栖身就是解决了居民的居住问题,是公然抹煞在居住条件上的贫富差距。住劏房岂能同住豪宅相提并论?! 可见,莫信“民心我心”之美言佳辞,必须深入分析施政实际。 另一个需要鉴别的,是真正贯彻“以人为本”不能停留于“派糖”,而是必须切实解决香港所面对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第二位行政长官善于“派糖”,曾开创给香港永久性居民(成年人)派发现金之先例,但是逾千亿港元的财政支出,没有让香港居民产生获得感,相反,第二位行政长官的民意支持率从高位插水式下坠。 必须指出,政府不可能不“派糖”,但是,不能止于“派糖”。“派糖”是救急是权宜之计,对于解决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只能治标。在“派糖”的同时,必须制订和实施中长期治本之策。 林郑月娥的第一份施政报告不乏“派糖”新措施,例如,政府补贴居民公共交通开支。但是,林郑月娥的第一份施政报告注重“治本”,例如,企业利得税改为“二级制”减轻中小企业税负;提出推动创新科技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这是真正“以人为本”。 (《大公报》2017年10月12日A16“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行政长官切实贯彻“以人为本”》)

Tag:
Meet the Author
avatar-author

周八駿,光大集團高級研究員、香港資深評論員,發表關於中國改革開放和香港問題的著作七部、評論逾千篇。

Books of 周八駿
閱讀全文
中美关系须长期调整 2018年5月17日
閱讀全文
土地大辩论要求成效 2018年5月10日
關於本作品
概述

【2017-10-11】
2017年10月11日,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发表其任内首份行政长官,展示了新一届政府管治班子与以往4届政府管治班子不同的施政作风,一言以蔽之——“以人为本”。
第一位行政长官处于九七过渡的转折点上,又遭受迄那时止空前严重的亚洲金融危机突然打击,疲于应对,即使有心也无力展示“以人为本”的施政作风。
第二位行政长官曾说过一句几乎成了他口中顺口溜的话——“民心我心”。但是,恰恰就是在他任特区和特区政府首长的7年里,香港经济转型蹉跎,地产市场结构性问题恶化,社会贫富差距扩大,青年的“就学难、就业难、升迁难、置业难”形成痼疾。可见,施政是否“以人为本”不能光听其言,还必须观其行,甚至一个实际行动胜过一打言论。
第三位行政长官在竞选过程中,以拿一条板凳、拿一枝笔,走遍香港18个区直接聆听基层居民意见而令人耳目一新,他当选具民意基础。但是,上任后为各种矛盾和问题所困,没有能够继续“脚踏实地”的施政新风。即使有“以人为本”之心,但为“形格势禁”,不得不心有余而力不逮。

更多

“以人为本”作为政府的施政风格,需要有言有行、言行一致,而且,在言论上,未必时时处处张扬“民心我心”,但是,必须在各项政策和行动中,表达和反映香港居民的心声。
第四位行政长官尽管上任只有3个多月,却已充分显示了“以人为本”。
短短100天施政,新一任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司局长们,已进行近50次地区探访,香港18个区,平均每区约有3名司局长到访,这是史无前例的。
其中,特别有一件事令人刮目相看。
10月8日,20个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和家人到行政长官办公室请愿,要求政府将美国一家药厂已生产并投入使用的唯一治疗脊髓肌肉萎缩症药物,引入香港,列入公营医院为就诊者提供的药物名录,以援助香港脊髓肌肉萎缩症患者。脊髓肌肉萎缩症是罕见疾病,患者需长期使用呼吸机。去年底,美国推出一种新药“Spinraza”,可改善患者四肢活动,成效显著,但是,每年药费高达600万港元,香港的绝大部分患者无力承担。林郑月娥出乎请愿者期望、亲自接请愿信,并表示政府非常关心患者,会争取尽快引进药物,希望大家再给点耐性。
新任行政长官这一举动,不只是展示作为一名母亲,她具有较之均为男性的前任们更柔软的心肠,更重要的是,反映她愿意突破既有框框、考虑动用特区政府累积巨额财政储备向特殊需要者施以授手。
这种具体问题具体解决的深入细致作风,正是“以人为本”的精髓所寄。不妨看一看最近一位时事评论员提供的一个例子,就能明白这一点。
7年前,第二位行政长官在发表其任内第四份施政报告发表前夕,与传媒茶叙时称:香港的住宅单位总量超过家庭住户总数,反映香港不存在房屋短缺。
几乎同时,第三届政府负责房屋供应的局长在《信报》发表长文,以香港几乎没有人没有居所为证,断言香港不存在居住问题。
表面上,第三届政府首长和主责官员的话都没有错,深入分析,他们都错得离谱。
首先是无视实际情况。实际上,在一部分居民拥有多于一个物业的同时,另一部分居民等待置业,譬如,青年结婚要置业,离婚一方要置业,这样的结构性问题,被人口和住宅总量的简单对比掩盖了。
再以公屋为例,从2006年到2016年,公屋单位总量从71.7万增至79.1万,增加7万多个,公屋居住人口从212.9万人轻微增至213.1万人,仅增加约2000人。看数据,公屋不至于供不应求,但事实是申请公屋的“轮候”时间越来越长。
更严重的错失是“凉薄”。以为只要人人有地方栖身就是解决了居民的居住问题,是公然抹煞在居住条件上的贫富差距。住劏房岂能同住豪宅相提并论?!
可见,莫信“民心我心”之美言佳辞,必须深入分析施政实际。
另一个需要鉴别的,是真正贯彻“以人为本”不能停留于“派糖”,而是必须切实解决香港所面对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
第二位行政长官善于“派糖”,曾开创给香港永久性居民(成年人)派发现金之先例,但是逾千亿港元的财政支出,没有让香港居民产生获得感,相反,第二位行政长官的民意支持率从高位插水式下坠。
必须指出,政府不可能不“派糖”,但是,不能止于“派糖”。“派糖”是救急是权宜之计,对于解决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只能治标。在“派糖”的同时,必须制订和实施中长期治本之策。
林郑月娥的第一份施政报告不乏“派糖”新措施,例如,政府补贴居民公共交通开支。但是,林郑月娥的第一份施政报告注重“治本”,例如,企业利得税改为“二级制”减轻中小企业税负;提出推动创新科技的一系列政策措施。这是真正“以人为本”。

(《大公报》2017年10月12日A16“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行政长官切实贯彻“以人为本”》)

已購買本作品的讀者,於登錄後才可評價

暫未有讀者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