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 108 筆結果中的 1–12 筆

排序:
  • img-book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s continuously enriched 作者: 周八駿
    【2018-3-7】 Since China resumed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local society has always attached great importance to comments by central government leaders on the exercise of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in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especially after the central leadership changed its lineup. For example, after the mass protest on July [...]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 作者: 周八駿
    【2018-2-15】 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审核并确认或者不确认现届立法会3月11日补选候选人资格一事,引起讨论和争论。 从人事角度看,讨论和争论的主要问题是——为什么一位青年女士不获确认而一位被法院裁决丧失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的男士却被允许参加补选?为什么签了“确认书”的未获参选资格而拒签“确认书”的却获确认候选人身分? 从准则角度看,讨论和争论的主要问题是:政府有关部门所行使的权责是基于法律抑或政治? 以上两方面的主要问题,以及由其衍生的另一方面问题即今后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者、反对国家政治制度者是否会被禁止进入特区建制,归结起来是一个大问题——如何理解“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 更多所谓“时”,即不以香港、甚至也不以中国、美国以及当今世界任何一国(地)的主观愿望为依归的人类发展的大趋势,构成“一国两制”实践和理论的背景和环境。 “一国两制”宗旨即“初心”不变不能变也不会变,但是,其实践过程和理论观点则不可能停滞于某一状态。尤其,“一国两制”实践的背景和环境进入21世纪后发生了并继续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巨变。 “一国两制”方针被提出并被确立为香港回归中国后的制度安排时,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世界多国多地卷入所谓“民主第三波浪潮”,香港迈入经济社会发展所谓“黄金三十年”。在那样的背景和环境下,人们对于“一国两制”的理解,不可能不是强调保留当时的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亦即不可能不是“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香港回归翌日,爆发亚洲金融危机;回归不足5年,“九一一事件”便揭开全球近500年来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序幕;特区刚踏入第二个10年,美国“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便将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推向高潮。 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之核心,是全球重心由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 从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一遇”经济危机、引发2009年全球性经济严重衰退,到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第一阶段,其主要特征是——西方国家普遍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美国在全球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明显下降,西方在全球治理架构和体系的优势明显减退,相比较,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国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明显上升,全球重心东移的趋势形成。 对于“一国两制”来说,当初提出和确立这一基本方针时的三方面情形都出现了重大或显著变化。中国改革开放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增长最强引擎。在西方政治经济社会制度陷入空前危机的同时,“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吸引国际社会重视。香港,一方面,保持了宏观经济主要指标的增长和稳定,另一方面,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积重难返。 试问:面对如此急剧变迁的背景和环境,“一国两制”怎么可能不与时俱进?怎么能够不主动地与时俱进? 然而,香港社会各界,基层和上流社会,建制派和反对派,甚至任何一个阶层或者界别,对于“一国两制”背景和环境的认识以及对于是否需要或者如何推动“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看法,存在着差异或分歧,甚至是严重分歧或者不可调和的对立。 这些现象不令人诧异。重要的是必须求同存异。“求同”即始终以“一国两制”的宗旨为基本准则,只要大家都同意“一国两制”必须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有利于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那么,对于“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和理论观点的分歧,或者不难调和,或者可以并存。 譬如,香港有些居民可以反对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而拒乘高铁,甚至可以不满内地而不领回乡证。这些人那样做,无碍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无损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但是,反对派执意阻挠高铁“一地两检”,则是挑战“一国两制”的宗旨。 承担着推动“一国两制”与时俱进重要责任者,需要及时全面客观地把握“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的变化。必须重视的一个最新变化,是美国开始调整其全球战略,视中国和俄罗斯为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对手。有人以为这是特朗普的个人决策,将会随白宫主人更替而改变。错!决定美国全球战略调整的,不是谁出任美国总统,而是代表或反映美国主流社会的大多数政治经济社会精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一再指出,美国此举是“冷战”思维和行为。香港需要思考的是,诞生于二次大战后“冷战”时代末期的“一国两制”方针,如何在21世纪因应“新冷战”可能降临? (《大公报》2018年2月15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指针 作者: 周八駿
    【2017-7-6】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20周年之际,香港社会、祖国内地以及国际社会最为关注的是,国家主席习近平莅临香江,发表重要讲话,展示关于“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怎样的信息? 6月30日晚,习主席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欢迎晚宴上致词,和7月1日上午,习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讲话,是他3日访港期间所发表的一系列讲话的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讲话,系统阐述了中央关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解决“一国两制”面临的新问题新情况,推动“一国两制”与时俱进,谋求“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基本方针和主要政策;归结到一点,就是必须坚持“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 在6月30日晚宴上的致词中,习主席勉励香港同胞讲“三个相信”——相信自己,相信香港,相信国家。 相信自己,就是要树立民族自信。习主席从历史的维度,把一代又一代以中国人为主体的香港居民不断打拼,造就香港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发展成举世闻名国际大都市的经历,融入中华民族5000多年生生不息的文明史。 更多相信香港,就是要充分认识香港仍然具有很多有利条件和独特优势。习主席列举各项事实为证,指出:“香港只要巩固和提升这些优势,就一定能够留住并吸引各方投资和人才,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合作中把握机遇,促进本地创新创业,开发新的增长点,续写狮子山下发展新故事、繁荣新传奇!” 相信国家,就是要正确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习主席概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改革开放以来神州大地发生的巨大变化,表示:“祖国日益繁荣昌盛,不仅是香港抵御风浪、战胜挑战的底气所在,也是香港探索发展新路向、寻找发展新动力、开拓发展新空间的机遇所在。国家好,香港会更好!” 在香港,一些人抗拒国家认同,一些人标榜只爱“文化中国”、拒绝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这种错误观念是滋生“本土主义”的土壤,也是“本土自决”和“港独”赖以寄生的温度。习主席把确立民族自信与确立国家认同相结合,指出香港始终与祖国的命运紧密联系,准确诠释了“爱国爱港”的内涵。 以准确的“爱国爱港”观为前提,习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阐述今后更好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的四点意见,其中,最重要的是第一点和第二点,从法律和政治角度,进一步阐明“一国”是“两制”的“根”和“本”。 有一种错误观点: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保留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一块“飞地”(enclave),仿佛“租界”,而“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好比“租界”享有“治外法权”。 习主席明确指出:“香港从回归之日起,重新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中央政府依照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对香港实行管治,与之相应的特别行政区制度和体制得以确立。”“回归完成了香港宪制秩序的巨大转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宪法是国家根本大法,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意志的体现,是特别行政区制度的法律渊源。基本法是根据宪法制定的基本法律,规定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制度和政策,是‘一国两制’方针的法律化、制度化,为‘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践提供了法律保障。” 习主席的精辟论述,不仅有力驳斥了“两制”超然于“一国”的谬论,而且,澄清了与之相关的另一种错误观点,即:“一国两制”初心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个5年“井水不犯河水”的情形。 “一国两制”初心即“一国两制”宗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一个5年是如此,从第二个5年直至20周年一贯如此。 特区第一个5年“一国两制”实践之所以给人以“井水不犯河水”的印象,既因为中央放手让特区第一届政府行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权责,也是因为香港与内地经济联系尚未进入一体化阶段。中央放手让特区第一届政府行使“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权责,不等于中央放弃领导特区和特区政府的宪制权力,恰恰相反,年轻的特区政府应对史无前例的亚洲金融危机有心乏力,在若干重要经济政策上出现失误后,中央应时任行政长官要求,推动香港与内地签署关于两地更紧密经贸关系安排的协议(CEPA),正式启动两地经济一体化。 今天,香港与内地经济一体化已形成不可逆转不可阻挡不断深化之势,香港居民必须顺势而为,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力争“一国两制”以“一国”为根基行稳致远。 (《大公报》2017年7月6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一国两制”新阶段 香港发展三大问题 作者: 周八駿
    【2018-3-29】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和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标志着中国从宪法(修订后)到国家领导机构新人事安排,以及执政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全面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相应地,香港特别行政区也进入了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新阶段——香港社会各界开始普遍接受“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这一点,反映在国家“两会”期间香港进行现届立法会4个议席补选结果上。 反对派政治团体企图掩盖这一点,把他们在今次立法会补选失利归咎有人竞选策略不当和地区工作不够。但是,“纸包不住火”,若干亲反对派学者不得不承认,反对派在今次立法会补选失利有两大因素,一是他们丧失了中产阶级和基层支持者的联盟,二是他们未能向传统支持者和中间群众提供关于香港出路的具说服力的愿景。 更多问题是反对派有无能力克服这两大因素?反对派政治团体不是没有认识到既争取中产阶级又争取基层的重要性,君不见他们既大力鼓吹传统核心价值又主张民粹主义。关键在于,反对派没有能力解决香港向何处去问题。 香港向何处去,不是由反对派的政治立场和主观愿望来决定的。新世纪全球格局巨变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入新时代,规定了香港必须也只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从而,也规定了反对派或者转变政治立场、放弃不切现实的主观愿望,或者被时代潮流淘汰。这是“一国两制”新阶段香港政治第一个大问题。 与此相关联的第二个大问题,是爱国爱港阵营尤其中坚力量能否向香港居民提供香港向何处去的思想指引。 立法会和区议会竞选是两大对立政治阵营比拼谁有力量争取香港选民(居民)支持,积极的态度是把自己做强做大而不是指望对手更弱甚至犯策略性错误。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在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时曾相继发表各自关于香港向何处去的宣言,今天应当回头去审视是否跟上了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时代潮流。 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既要充分发挥香港所长以满足国家所需,也要逐步而积极地争取国家对香港同胞和内地同胞一视同仁。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应当在这两方面都提出新思路新对策,把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落到实处。香港越来越多居民既能在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中得到职业的拓展,又能分享由此而来的利益,爱国爱港阵营在香港社会的基础自然会得到扩展。 中间群众,是两大对立政治阵营必争之地。在今次立法会补选中,一位以独立人士面目参选而获得可观选票者提出“比建制更务实,比泛民更拼搏”的竞选口号,耐人寻味。此人为什么不提出“比泛民更务实,比建制更拼搏”的口号?在此人及其支持者心目中,“建制派”在哪些地方不够“贴地”? 既脚踏实地又高瞻远瞩,既努力解决香港居民眼前面对的各种问题又引导他们关注香港中长期发展,既给群众送去实实在在的利益又点亮他们心中的火焰,这是爱国爱港阵营尤其中坚力量必须达至的议政参政的境界。 特区政府担负着带领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重任,是“一国两制”新阶段把维护中央对特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的纽带。“一国两制”新阶段香港政治第三个大问题是政府如何积极作为。 政府应当既推动反对派政治团体转变政治立场、放弃不切现实的主观愿望,也支持爱国爱港阵营发展壮大。 对于反对派,必须坚持“一国两制”原则,坚决遏制“本土自决”和“港独”。现届政府把原拟今年下半年推出关于《国歌法》本地立法工作,提前于上半年展开,是政治上有担当的表现。有关决定在3月11日立法会补选前宣告,是政治上有自信的表现。 在今次立法会补选中,多位从上届政府退任的问责官员主动为爱国爱港候选人站台拉票,是特区政府新气象。主要官员政治问责制向行政长官负责,也向中央负责。他们在任内争取爱国爱港阵营支持,离任后支持爱国爱港阵营,是他们政治选择的应有之义。 “政治中立”原则本身不是中立的,而是服从特定历史社会条件。传统公务员政治中立原则建基于香港效忠伦敦。今天,香港已回归祖国,忠于国家应当是“一国两制”新阶段特区公务员政治中立的前提和基础。 2016年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所规定的宣誓,是该条所列公职人员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香港特别行政区作出的法律承诺,具有法律约束力。”亦即是说,“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区”是既效忠国家也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谈论政治中立,谈论法律不受政治干预,等等,都必须以此为前提和基础。 (《大公报》2018年3月29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一国两制”新阶段开新局 作者: 周八駿
    【2018-3-14】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国家领导机构,通过了国家宪法修订案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全国政协领导机构,通过了全国政协章程修订案。两会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为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做出了载入史册的贡献。 香港社会各界较之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两会,因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开始进入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新阶段,这一阶段的本质特征是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的重要内容。 更多第六届立法会香港岛、新界东、九龙西等3个地方选区和建筑、测量、都市规划及园境界一个功能界别选区的议席补选,在两会进行期间举行,其结果反映香港政治生态呈现同“一国两制”进入新阶段相一致的历史性转变,折射香港越来越多居民开始接受“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 有人会诘问:按3个地方选区所得选票总数和议席数来衡量,支持反对派的仍占多数,何来香港越来越多居民开始接受“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 请注意:我说的是“开始”,这是指一种趋势,把今次补选与以往历次立法会换届选举和补选相比较,越来越多香港居民接受“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岂不是清晰的趋势? 多少年来,即使在爱国爱港阵营中,都形成一种很深的成见——凡是“拒中抗共”势力反对的事和人,都会是爱国爱港阵营在立法会换届选举或补选中的票房毒药。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特区司法机构裁定反对派6名当选议员因宣誓违法而丧失议员资格,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决定实施“一地两检”,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国歌法》并列入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附件三,等等,都被认为在3月11日立法会补选中肯定不利于爱国爱港阵营而有利于反对派。 在今次补选前,爱国爱港政治团体注意避免在重要政治性议题(如高铁“一地两制”)上与反对派开火,而是着重为选民(居民)争取新财政年度预算案更多“派糖”。这样的政治策略的背后,不能说没有上述成见的影子。 而今,那样的成见,面对现届立法会补选结果,应当动摇了。坦率地说,如果爱国爱港阵营在补选前能够发挥关于“一国两制”进入新阶段一系列重要问题的有力论述,那么,补选结果很可能更有利于爱国爱港阵营。因为,今天,香港大多数居民(选民)陷入空前的思想苦恼和心理纠结。 反对派在今次补选中失掉了不少传统支持者,但是,后者大多数是选择不投票而不是改为投票支持爱国爱港力量。原因就在于,他们既开始对反对派失望,也未能从爱国爱港阵营得到解开思想之锁的钥匙。 譬如,香港不少居民关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和政协工作报告均未提“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准确地把握这一点,在于全面总结“一国两制”实践。 在“一国两制”尚处于“井水不犯河水”即强调“两制”而忽视“一国”的最初阶段,关于“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理解和执行,不可能同“一国两制”进入经济讲“一国”而政治仍强调“两制”的第二阶段同日而语。请问:CEPA的签订、扩充和推行可能脱离中央和内地地方政府吗?假如在这第二阶段仍然排斥中央行使其根据宪法和《基本法》固有的对特区的管治权,那么,就不可能有CEPA,香港金融市场也不可能成为全球最大人民币离岸中心。 “一国两制”进入新阶段,解决香港经济民生深层次结构性问题必须依靠国家支持和帮助,无论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还是投身“一带一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都离不开中央领导和内地支持。中共十九大提出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提出必须把维护中央对特区的全面管治权和确保特区行使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揭示新阶段“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底蕴。这是打好“一国两制”新阶段开局的基本保证。 (《香港商报》2018年3月22日A3“香江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一国两制”须体现新时代特征 作者: 周八駿
    【2017-10-19】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 习近平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做了明确界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迎来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意味着科学社会主义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在世界上高高举起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不断发展,拓展了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的途径,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肇始于中共十八大。中共十九大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成形。这一新时代将至少持续至21世纪上半叶结束,亦即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现第二个“一百年”宏伟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这就意味着香港特别行政区从2017年至2047年的30年继续实践“一国两制”是处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更多今年7月1日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习近平主席指出:“回到祖国怀抱的香港已经融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阔征程。”“‘一国两制’是中国的一个伟大创举,是中国为国际社会解决类似问题提供的一个新思路新方案,是中华民族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的新贡献,凝结了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中国智慧”“当前,我国正处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团结奋斗。不断推进‘一国两制’在香港的成功实践,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全面准确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基本特征,对于推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与时俱进,具有纲领性意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第一个基本特征,是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特区从现在起今后历届政府必须思考并采取持续的行动,引领香港全体居民为之做充分体现“一国两制”优势的独特贡献。迄今,香港社会在讨论香港所具有的优势时,往往着眼于自身发展,譬如,讨论如何巩固和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基于香港自身利益。今后,必须以香港和内地同为一个命运共同体的立场,把香港发展利益与国家发展利益融为一体。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第二个基本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21世纪新的历史背景下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这一点,对于香港居民准确理解“一国两制”具有振聋发聩的意义。多年来,香港相当多居民一直强调“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而排斥、抗拒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这是一种肤浅的观点。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本质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提倡“一国两制”解决香港问题的正是中国共产党。假如没有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香港何来“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长期以来,香港不少居民自我标榜只爱文化中国、历史中国、地理中国而拒绝认同中华人民共和国,排斥国家执政党。作为个人思想信仰和言论自由,可以保持下去。但是,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直辖于中央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不能够以“一国两制”为藉口不承认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第三个基本特征,是“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理解这一点,必须同中国致力于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相联系,也就是说,中国人民为其他国家和民族提供的全新选择是人类文明多样性“百花园”的其中一个品类,而不是所谓“一枝独秀”的“普世文明”。中国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扎根于中国的文化自信,而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又开放包容,在这一点上,香港成功实践“一国两制”能做独特贡献。 香港与西方的联系甚于澳门。澳门联系的主要是葡语国家。香港联系的主要是英语国家。英语自19世纪以来是世界性语言,反映全球重心在西方。进入21世纪,全球重心向东方转移,要求香港既调整其长期依靠西方的历史定位,又发挥其能够沟通西方的特殊功能。因为,全球重心向东方转移,不是东方与西方断裂,而是全球化进入新纪元。 总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属于包括香港居民在内13亿多中国人民,“一国两制”必须体现这一点。 (《大公报》2017年10月19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土地大辩论”必须回答的问题 作者: 周八駿
    【2018-5-17】 4月26日,土地专责小组发表咨询文件,展开为期5个月公众咨询。咨询文件按土地短缺规模、供应迫切性和欠缺土地三大问题,论述香港面对十分严重的“土地荒”,并以短中期、中长期和概念性三大类别,提出18个土地供应选项。 为凝聚社会共识,这场为期5个月的公众咨询,被称为“土地大辩论”,其宗旨,当然是争取从18个土地供应选项中找出若干选项得到逾半数或以上香港居民支持,以便政府尽快形成决策、采取行动。但是,不能仅就18个选项相互比较来做决定,而是必须分析“土地荒”所涉及的深层次问题。 “土地大辩论”第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土地荒”会恶化至如此严重的地步? 更多按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说法,香港土地短缺问题“已迫在眉睫,水深火热”,即使短中期供应的4个选项都得到落实,短期也不能够填补815公顷的土地缺口。 黄远辉把问题归咎过去15至20年历届政府忽略土地供应。为什么过去15至20年历届政府会忽略?黄远辉没有回答,“土地大辩论”不可以也不回答。 其实,称“过去15至20年”,就是一个值得推敲的判断。第一届政府原本计划大幅增加土地供应,提出了目标,却因为亚洲金融危机而作罢,从实际情况看,可以视同没有增加土地供应。但是,第四届政府是一直以增加土地供应为其施政主要目标之一,那5年究竟是应被列入“20年”抑或应被剔除?这一点,不只是关乎对上届政府施政的评价,更重要的是反映即使政府主观有意愿但客观成效尚取决于其他因素。“土地大辩论”必须揭示究竟哪些因素阻碍政府增加土地供应,并引导香港社会各界讨论如何解决或克服这些因素;否则,仅由民意测验来判断18个选项中哪几个得到半数或以上香港居民支持,未必能付诸实施。 “土地大辩论”必须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香港2030+》低估了“土地荒”? 土地专责小组咨询文件以大篇幅分析政府规划署于今年公布的《香港2030+》,后者称,香港长远缺1200公顷土地。土地专责小组认为,《香港2030+》关于土地需求的评估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些”诉求,没有考虑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也没有考虑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计及这一切,香港土地短缺就远多于1200公顷,其中,约815公顷土地短缺在2026年前就会出现,包括缺108公顷住宅用地、135公顷经济用地和572公顷基建设施用地。 据特区政府统计处去年发表的2016年香港中期人口统计数字,香港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161平方呎,不如上海、新加坡,也不如台湾。《香港2030+》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的”诉求,是一个严重的疏忽。这同上届政府努力增加土地供应的初心是不一致的。政府为什么要增加土地供应和房屋供应?因为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岂能不考虑增加居民的居住面积?! 《香港2030+》也没有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以及需要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同样偏离以人为本。可见,政府仅有增加土地和房屋供应的意愿是不够的,还必须贯彻以人为本。政府仅有最高层具备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是不够的,还需要政府各部门都实践以人为本。 第三个需要“土地大辩论”回答的问题,是香港的人口、发展与土地关系应如何把握? 《香港2030+》评估香港长远缺地最少1200公顷,是以政府统计处关于香港2043年人口达822万高峰后回落、家庭规模由3.1人降至2.7人之估计为基础的。政府统计处的估计当然有其依据,不需要深入分析香港人口趋势与香港发展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一次“土地大辩论”不能不深入分析。因为,土地与发展关联,而发展与人口关联。土地供应必须满足发展需求,而发展受制于人口,岂能不把三者联系一起分析? 如果842万人口是香港的人口最高水平、从此将回落,那么,香港长远发展就是有限的。因为,香港将面对人口不断老化而青年人口不断减少的局面。其结果,不仅是香港社会和特区政府的养老、扶老的负担愈益严重,更是香港社会的创新能力很可能下降,因为,青年是创新主体。同时,在经济总量上香港将被更多内地城市超越。 最后却是最重要的,是“土地大辩论”未必能够回答却需要引导香港居民思考香港向何处去? 过去15至20年忽略土地供应,颇大程度是由于香港被政治斗争困扰。香港难道还要继续为政治斗争蹉跎岁月吗? 《香港2030+》忽略一系列不应当忽略的因素,颇大程度因为传统施政理念和作风。香港难道还要继续被那种理念和作风拖慢前进速度吗? 不以香港人口有限为忧,和不以香港面积有限为忧的另一面,是抵触甚至抗拒香港与内地经济一体化。香港难道要继续被所谓传统核心价值所困惑而眼看内地一个又一个城市超越吗? (《大公报》2018年5月17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A political struggle clearly demands political wisdom 作者: 周八駿
    【2017-9-27】 Separatists who posted “pro-independence” materials up at local university campuses in recent weeks attracted widespread condemnation from Hong Kong people. Amid heated debates that followed, some radical students used particularly vile ethnic slurs to express their hatred for mainland people. They faced strong retaliation from some local residents who responded with extremely serious threats. [...]
    閱讀全文
  • img-book
    Adjusting development to offset outside pressure 作者: 周八駿
    【2018-2-7】 United State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delivered his first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on Jan 30 in which he said: “Around the world, we face rogue regimes, terrorist groups and rivals like China and Russia that challenge our interests, our economy and our values.” US Defense Secretary Jim Mattis said earlier last month in [...]
    閱讀全文
  • img-book
    As country’s opening-up scope expands city needs to change 作者: 周八駿
    【2017-11-22】 HKRI Taikoo Hui, an upscale shopping mall jointly developed and owned by Hong Kong-based HKR International and Swire Properties, officially opened for business on Nov 3 in Shanghai. Swire Properties Chief Executive Guy Bradley said at the opening ceremony that his company has a very long history together with Shanghai, as the city was [...]
    閱讀全文
  • img-book
    By-election weather vane gauges separatist wind 作者: 周八駿
    【2018-3-9】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by-election on Sunday will decide who fills four seats left empty by legislators-elect who were disqualified after taking their oaths of office improperly. Since China resumed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two decades ago all LegCo elections and by-elections were regarded as important indicators of the political situation in [...]
    閱讀全文
  • img-book
    Co-location arrangement will leave freedoms intact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8】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Wednesday approved a cooperation arrangement for mainland law-enforcement departments to operate according to relevant laws inside the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terminal in West Kowloon. Commonly known as “co-location arrangement”, the law-enforcement cooperation plan is expected to see continued attempts by the opposition camp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