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作品 (157)

顯示 157 筆結果中的 97–108 筆

排序:
  • 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的三重挑战 作者: 周八駿
    【2018-1-18】 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反对和阻挠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本质上是反对和阻挠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从现在到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所面临的第一重挑战,就是来自反对派及其支持者的政治障碍。香港社会各界需要明白的是,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但是,以什么样的态度融入——是主动抑或被动?是半推半就抑或竭力抵抗?则将决定香港的前景。 21世纪上半叶,世界巨变,国家巨变,香港不可能不变。问题是,反对派及其支持者幻想时光倒流。所以,香港越早摆脱反对派的羁绊,就越能迈开大步跟上国家前进的步伐而不落后于国家和世界巨变。 最近,内地大中城市纷纷展开或发布其中长期发展规划,在客观上给香港以竞争的压力。 更多例如,2017年12月4日,河南省会郑州市召开《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行动纲要》前期重大课题研究专家评审会。世界知名的罗兰贝格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科尔尼(上海)企业咨询有限公司分别作《迈向具有持续竞争力的国际化都市——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行动纲要(2017-2030)战略研究报告》、《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及理论研究》汇报。根据《迈向具有持续竞争力的国际化都市——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行动纲要(2017-2030)战略研究报告》,2030年郑州市GDP将达到2.5万亿元(人民币,下同),人均GDP将达到18.5万元。《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战略及理论研究》则建议,郑州以枢纽为竞争力打造中国的“迪拜交通走廊”。 2018年1月4日,《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简称“上海2035”)正式公布。“上海2035”列明上海至2035年并展望至2050年的总体目标、发展模式、空间格局、发展任务和主要举措。上海的城市性质确定为:上海是我国的直辖市之一,长江三角洲世界级城市群的核心城市,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和文化大都市,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并将建设成为卓越的全球城市、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 于是,香港经济社会发展面对第二重挑战——香港是否需要做类似的中长期规划?香港虽然已列入国家5年发展规划,但是,至今没有把列入国家5年发展规划的要点化为具体发展蓝图。 面对现实,香港不可能随波逐流,而是要主动地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所谓主动,不仅需要克服反对派及其支持者的阻挠,而且需要配合国家发展大局设计香港从现在到2020年、从2020年到2035年、从2035年到2050年的中长期发展规划。 于是,第三重挑战出现了——由谁来为香港制定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规划?特区政府应当责无旁贷地挑起这幅担子。 “上海2035”是上海市委和市政府从2014年5月6日启动的,历经3年多时间,国家有关部委全过程指导,长江三角洲相关省市参与,上海广大市民积极建言献策,国内外、涉及各领域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的百余位专家应邀提供重大战略研究成果。这样的经验,香港应当借鉴。 本届政府已经在若干方面做了开创性工作。第一,关于推动创新科技发展,行政长官首份施政报告已提出完整思路。第二,关于拓展土地供应,政府设立的专责小组即将提出咨询报告,引导社会各界讨论。第三,为进一步拓展香港证券市场,有关机构已提出“同股不同权”方案。本届政府如果把局部性质的中长期发展设想,综合为香港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的中长期规划,那么,就是为香港特别行政区从现在至本世纪中叶做了具重大里程碑意义的开创性工作。 诚然,这需要观念和作风的相应转变,同“积极不干预主义”告别。经济学界长期争论政府与市场的角色和作用,其实,理论必须符合实际。上世纪70年代香港经济社会发展要求当时港英政府放弃长期信奉的“不干预主义”,改行“积极不干预主义”。而今,世界既展开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巨变,又面临新科技革命,特区政府必须顺势而为,担当引领和推动香港经济社会发展的重任。 香港的大企业和重要的非政府组织,都应当与政府合作,共同为香港经济社会发展拟订中长期规划。 目前,香港的大企业普遍关注自身发展。对于这些企业的老板来说,香港前景是其所在企业的机遇或风险。视香港前景对其企业是风险大于机遇者,选择分散投资于其他国家,而一再削减在香港的资产。对香港前景看不透者,则采取以静制动的对策。有些视香港前景对其企业是机遇大于风险的,则专注于拓展在香港的相关业务。总地看,是各有各做,缺乏为香港经济社会发展全局考虑和出力的大企业。香港的各个商会、尤其主要商会,应当发挥组织协调功能,推动爱香港的企业家为香港出谋划策。 香港缺乏与其中长期发展规划相匹配的研究力量,希望香港的大学和重要智库努力。 (《大公报》2018年1月18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We must aim beyond ‘Asia’s World City’ tag 作者: 周八駿
    【2018-1-17】 After China resumed the exercise of sovereignty over Hong Kong,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government decided to brand Hong Kong “Asia’s World City”. The official webpage of the government explains that this position of Hong Kong aims to highlight its strengths in financial services, trade, tourism, aviation and logistics as well as a regional [...]
    閱讀全文
  • img-book

    【《知識份子》1990年夏季號 】
    因為藏漢衝突的實質是文化衝突,所以一般意義上的民族利益在經濟、政治層面上的調整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免費下載

    藏漢衝突何時了? 作者: 王小強

    【《知識份子》1990年夏季號 】
    因為藏漢衝突的實質是文化衝突,所以一般意義上的民族利益在經濟、政治層面上的調整不能根本解決問題。……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 img-book

    【《農村‧經濟‧社會》第二卷,知識出版社1985年 】
    “亞細亞生產方式”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在論述東方社會形態時多次使用的一個概念。……

    免費下載

    “亞細亞生產方式”的啟示 作者: 王小強

    【《農村‧經濟‧社會》第二卷,知識出版社1985年 】
    “亞細亞生產方式”是馬克思主義創始人在論述東方社會形態時多次使用的一個概念。……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 冷静分析 “一地两检”议题 作者: 周八駿
    【2018-1-12】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后,香港社会展开了讨论和争论,归纳起来,是以下一系列问题,需要进一步分析。 讨论和争论的起因,是上世纪80年代以“一国两制”方针解决香港前途问题和拟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时,没有人预见30多年后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需要实施“一地两检”,因此,《基本法》没有针对性条款可以引用。于是,就产生一个基本问题即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法律基础是什么? 其实,10年前深圳湾口岸实施“一地两检”时,类似问题已经产生,解决的办法应当成为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先例。但是,为什么香港的反对派以及某些法律界人士可以接受深圳湾“一地两检”却反对西九龙站“一地两检”? 更多《基本法》是全国性法律,香港特别行政区必须执行,内地也需要遵守。《基本法》第十八条限制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也就意味着只适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香港本地法律不能应用于内地。深圳湾设立港方口岸区执行香港相关法律,因为不是等同于在内地执行香港法律而符合《基本法》,为什么在西九龙站设立内地口岸区执行内地相关法律就被视为在香港执行全国性法律?在类似问题的处理上,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所采取的是双重标准。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所引用的《基本法》条款中,主要是第二条和第七条。第七条规定香港土地属于国家,由特区政府管理和出租,针对的是特区政府把西九龙有限建筑面积出租给广东省供内地有关部门设立内地口岸区。第二条则是纲领性的,据此认为西九龙站“一地两检”的安排是特区在中央授予的高度自治的范畴内。有关安排涉及香港和广东省,因此,需要国务院批准,并由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同意。10前年深圳湾口岸“一地两检”所设立的程序,为10年后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所沿用,这是“一国两制”应有之义,是采取同一标准。 特区政府曾经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条作为西九龙站“一地两检”的法律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去年12月27日记者会上称,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条没有错。为何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决定时没有引用? 我的理解,是因为有关安排与《基本法》第十八条无碍,不必中央特别授权。10年前深圳湾设立港方口岸区毋需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条,10年后西九龙站设立内地口岸区也就毋需引用《基本法》第二十条。 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对待深圳湾口岸“一地两检”和西九龙站“一地两检”采取双重标准,也就是对待“一国两制”和《基本法》采取双重标准。香港一部分居民同意那样的观点和态度。其思想根源,先是“香港优越论”——香港的制度优于内地,香港的法律不仅可以深入内地实施而且应当普及内地。10年前就是在这样的观念引领下,他们接受深圳湾口岸实施“一地两检”;但是,而今,反对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却是基于“香港优越论”的反面——“香港自保论”。面对日益强大的国家主体,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明白,欲以香港为基地和管道来“和平演变”国家主体制度已成空想,他们转而企图阻止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梦想返回九七前香港。近几年,“本土自决”和“港独”思潮泛起,今年元旦反对派游行以“守护香港”为总口号,都是“香港优越论”向“香港自保论”蜕变的反映。 对于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有不同的法律观点,是不难理解的,但是,不应当偏离常识做无限推断。大律师公会声明称,西九龙站部分建筑可以出租给内地,香港其他地方例如高等法院大楼也就可以出租给内地,这就是违背常识的无限推断。试问大律师公会的衮衮诸公:如此推理水平能在法庭上打赢官司吗? 在讨论和争论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上,还涉及一个问题即:如何解决“一国两制”与时俱进所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指责中央是以“人治”来解决,这是污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决定是依据国家宪法和特区基本法的一系列有关条款,确保有关安排不改变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划,不减损香港居民的权利和自由。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采取“三步走”程序,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决定是第二步,接下来,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还将进行本地相关立法。至于今后再遇到新情况新问题是否需要修改《基本法》,则取决于今后新情况新问题的性质,有待实践来回答。 最后必须指出,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所涉及的根本问题是对待国家的政治立场和态度。 (《大公报》2018年1月12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聚焦经济民生议题 作者: 周八駿
    【2018-1-11】 2018年是国家全面贯彻中共十九大精神的开局之年。新年除夕,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国环球电视网)和互联网,发表2018年新年贺词,其中提到:“我们伟大的发展成就由人民创造,应该由人民共享。我了解人民群众最关心的就是教育、就业、收入、社保、医疗、养老、居住、环境等方面的事情,大家有许多收获,也有不少操心事、烦心事。我们的民生工作还有不少不如人意的地方,这就要求我们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把为人民造福的事情真正办好办实。” 中共十九大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定义,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习主席所了解的我国人民群众最关心的民生问题,也是香港居民最关心的。 新年第三天,2018年1月3日,中央军委隆重举行2018年开训动员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全军发布训令,号召全军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和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全面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全面提高打赢能力。这是中央军委首次统一组织全军开训动员,其重大意义在于国家领导人居安思危,加强备战,为国家实现未来30多年发展宏图,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求,提供和平的环境。 更多香港的国防由中央承担。新年伊始,中央全局性战略举措给香港的启示,是香港必须尽可能保持社会安定、聚精会神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我们不必备战,但是,我们必须在落实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一地两检”和落实《国歌法》上坚决遏制反对派。 在2018年9月本届立法会夏季休会前必须完成关于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本地立法,和完成《国歌会》本地立法。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唯一似乎有理的是关于《基本法》第十八条的理解。既然10年前深圳湾“港方口岸区”实施香港法律不等同香港法律在内地实施,那么,就没有理由把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实施内地法律视为在香港实行全国性法律。 2018年是落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的开局年,也是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启动年。上半年尽可能顺利地完成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本地立法工作,和《国歌法》本地立法工作,就能把香港社会各界引向如何实现“一带一路”和大湾区建设的“开门红”。 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必须标本兼治,既需要从长计议、分阶段综合施策,也需要找准突破口重拳出击。 所谓“重拳出击”就是要有大动作。现任行政长官就职不久在教育上所采取的,就是一例。行政长官也制订了循包括研发资源、汇聚人才、提供资金、科研基建、检视法例、开放数据、政府采购和科普教育的八大方面加强创科发展,并投入所需资源的方略,2018年应当有具体的大手笔。 香港民生问题的重中之重,是香港居民对住屋的殷切需求难以满足。但是,鉴于种种因素,本届政府目前无法提出较上届政府预期的更多的房屋供应,这是亟待重点突破的。 香港社会舆论应当为政府聚焦经济民生议题提供支持。不能指望反对派和某些法律界人士改变他们反对西九龙站“一地两检”的立场,也不能指望反对派议员不在立法会阻挠《国歌法》本地立法工作。法律观点的分歧是正常的。需要揭露的,是以捍卫法治为幌子阻挠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关于香港实施《国歌法》如何拿捏执法的力度的争议,是可以理解的。需要高扬的,是香港居民应当爱国爱港。 2018年,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将加速,国家全面贯彻十九大精神将加速,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也必须加速。有一种观点:香港要认命,但不认输。对这种观点,我有另一种解读——所谓“认命”即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所谓“不认输”即必须积极融入。 (《香港商报》2018年1月11日A2“香江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工作簡報》1980年11期 】
    我社《未定稿》編輯室王小強同志和哲學所的陸學藝同志等,八月中旬到陝甘寧農村去搞調查研究。……

    免費下載

    工作簡報〈西北來信〉 作者: 王小強

    【《工作簡報》1980年11期 】
    我社《未定稿》編輯室王小強同志和哲學所的陸學藝同志等,八月中旬到陝甘寧農村去搞調查研究。……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 SAR should join Xi’s vision for shared future 作者: 周八駿
    【2018-1-10】 President Xi Jinping said in his 2018 New Year message broadcast on Dec 31 that the Chinese people are ready to chart a more prosperous, peaceful future for humanity, along with people from other countries. To the Chinese people, including Hong Kong residents, it is crucial that Hong Kong integrates its own development into [...]
    閱讀全文
  • 衡量“一国两制”的基本准则 作者: 周八駿
    【2018-1-4】 衡量“一国两制”的基本准则是《基本法》,符合《基本法》的言行,就符合“一国两制”;符合“一国两制”的言行,也能从《基本法》中找到根据。这样的准则,完全适合“一国两制”的第一个阶段(“井水不犯河水”)和基本适合第二个阶段(经济讲“一国”政治仍强调“两制”差异)。 2007年深圳湾口岸实施“一地两检”,意味着香港与内地经济一体化深入,“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的实践遇到新情况新问题,实践“一国两制”和贯彻《基本法》需要与时俱进。 10年后,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意味着“一国两制”进入第三阶段(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实践“一国两制”和贯彻《基本法》将面对更多新情况新问题,更需要与时俱进。 2017年12月2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批准〈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的合作安排〉的决定》,确认《合作安排》符合宪法和香港特区基本法,为新阶段实践“一国两制”和贯彻《基本法》如何解决新情况新问题提供了表率。 更多第一,必须同时符合国家宪法和特区基本法。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兼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在12月27日下午记者会上称,以《基本法》第二十条作为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法律根据“没有错”,但是,仅这一条不足够。作为实践“一国两制”和贯彻《基本法》所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西九龙站实施“一国两制”必须符合国家宪法和特区基本法。 就香港而言,出租西九龙站有限面积予内地有关部门设立内地口岸区固然须经中央批准,从《基本法》第七条和第二十条找到法律根据。就内地有关部门而言,承租西九龙站有限面积设立内地口岸区亦须经中央批准,并须符合内地法律。中央同时批准内地和香港在西九龙站设立口岸实施“一地两检”,则是行使宪制权力,符合国家宪法也符合特区基本法。 第二,必须符合“一国两制”的宗旨,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 香港参与建造广深港高铁并与内地合作在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是为了实现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全国高铁网络的互联互通,深化香港与内地的互利合作、共同发展。这是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的应有之举,是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应有之义。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已明确指出,内地派驻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的机构,依照内地法律履行职责,其范围严格限制在内地口岸区之内,不同于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的将全国性法律在整个香港特区实施的情况。但是,香港法律界若干人士依旧执着于《基本法》第十八条的字面。即使暂且撇开他们的政治动机,他们至少是在客观上阻挠香港经济发展。 第三,必须不减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 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受国务院委托,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做关于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说明,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都强调一点——不减损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一国两制”保留香港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的精髓。 “拒中抗共”分子炮制一个“天方夜谭”——在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执法的内地人员随时可能也可以走出内地口岸区向香港居民行使内地法律。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明确规定,内地派驻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的机构,依照内地法律履行职责,其范围严格限制在内地口岸区之内,不得在内地口岸区之外执法。 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在解释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时一再指出,香港一些居民如有疑虑完全可以不乘高铁、改从其他口岸出入内地。其实,从西九龙站内地口岸区出入内地,比从其他口岸早的时间只以“分”为单位。少数香港居民至少仍未踏足内地,今后也可以继续同内地隔离。但是,香港不行,她的前途和命运系于国家。大多数香港居民需要出入内地,他们已有的经验已然证明,只要守法,无论“一地两检”还是“两地两检”都无损减香港居民得到《基本法》保障的权利和自由。 2017年12月28日,香港本地一家平面媒体发表社评,称:“一国两制的要义,在于维持香港独特性。人大常委会拍板通过‘一地两检’,只应视为特例,不应变成惯常做法。内地发展迅速,世界不断在变,《基本法》未能预视涵盖的新事物和新情况,未来只会愈来愈多,如果每次都要像‘一地两检’方案般,由人大运用至高无上权力解决,长远恐怕不利保持香港独特性。”上述观点有两处值得商榷,一是笼统谈论“香港独特性”,二是质疑中央行使引领“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宪制权力的必要性。 (《大公报》2018年1月4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法治应当保障香港发展 作者: 周八駿
    【2018-1-4】 2017年12月28日,香港大律师公会关于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决定的声明,反映香港司法界对于“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存在着认识上的三重障碍,它们指向共同的原因。 一是表面上执着香港所实行的普通法的习惯,其实,是出于政治偏见。 大律师公会坚持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在广深港高铁西九龙站设内地口岸区实施内地相关法律的决定,是违反《基本法》第十八条。其理由是,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区域内一个非常狭小的面积实施非香港法律,等同于在香港全境实施非香港法律。这种对于《基本法》第十八条的字面解读,似乎出自于普通法的习惯,其实,是违背常识。在香港境内,无论是在局部有限面积还是针对有限人事实施非香港法律的情形不乏成例。10年前开始,在深圳湾口岸设港方口岸区执行香港相关法律不被视为香港法律在深圳实施,为何西九龙设内地口岸区就成了在香港执行内地法律?问题的根源在于香港有关人士视香港为中国的“飞地”(enclave)等同“国中之国”,这就是政治问题。 二是拒绝理解国家主体法律制度,主要原因非两地法律体系不相同,而是仍出于政治偏见。 更多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同深圳湾口岸实施“一地两检”都是“一国两制”与时俱进遇到的新情况新问题,上世纪80年代制定“一国两制”方针和起草《基本法》都不可能预见。因此,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基本法》没有单一条文可以做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的法律依据,但是,国家宪法和特区基本法的一系列条文可以提供有关法律依据。 其中,《基本法》第七条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由特区政府负责管理和出租。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有权决定特区政府向内地有关部门出租西九龙站有限面积设内地口岸区,后者视同内地执行内地相关法律。如果不持政治偏见,岂会不理解这样做的合法和合理? 大律师公会声明称,全国人大常委会认为内地法律的实施只限于西九龙站的内地口岸区而非整个特区,故并不违反《基本法》第十八条,延伸下去,可意味内地法律只要适用范围并非全香港便可在特区境内由港府指定的任何地方如高等法院大楼执行。如此不合常理的引伸,只能由政治偏见来解释。 三是同样因为政治偏见,不接受香港法治需要保障香港经济发展。 有一种观点,如果早知道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会引来对于香港既有法治的冲击,不如不建高铁。这种观点的另一个版本是,不能因为高铁的经济效益而牺牲香港法治。大律师公会声明渗透了这一种观点的气息。 法治既是强制性地规范社会秩序也是强制性地保障社会进步,而经济发展是社会进步的应有之义,既需要在稳定的社会秩序中进行,也需要社会秩序提供适宜的环境。当社会进步包括经济发展处于重大转折点和转型期时,法治需要提供保障,表现为某些法律需要修订、新立和废弃。 “一国两制”是没有成功先例可资借鉴的伟大创举。香港与内地不仅政治制度不同,而且实施不同法律体系。所以,“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亦即香港社会进步包括经济发展,不仅需要本地某些法律修订、新立和废弃,而且需要与内地法律体系磨合。显然,香港法律界尚未适应这样的需要。大律师公会以香港法治卫士自居,应当反省其言行是否符合“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对香港法治的要求。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是不以任何人的主观愿望为转移的。没有人能阻挡“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因为香港社会要进步、香港经济要发展。香港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一国两制”必定还会遇到新情况新问题,必需中央领导。大律师公会指责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制”的决定是回归后在香港特区落实执行《基本法》的最大倒退,恰恰反证其不适应“一国两制”实践已跨入“一国”是“两制”的根本的新阶段。 (《香港商报》2018年1月4日A2“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可怕的偏见》)
    閱讀全文
  • HK can be inspired by ‘toilet revolution’ 作者: 周八駿
    【2018-1-4】 Most underdeveloped places on the Chinese mainland, especially in the vast rural areas, often have substandard toilets and public hygiene is rather poor. That is why President Xi Jinping last year instructed local governments around the mainland to continue pushing the “toilet revolution” forward. Soon after the 19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
    閱讀全文
  • 落实“一带一路”安排需要大局观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9】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第一次述职期间,代表特区政府签署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简称“一带一路”安排),接下来香港社会各界需要贯彻落实。 习近平主席倡导“一带一路”,是旨在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应当贯彻这一宗旨,亦即是说,香港落实“一带一路”安排需要大局观。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香港长期以来是一个商业城市,形成了独特的经贸、金融和专业优势,也养成了“在商言商”忽视政治的习惯。在香港,不少人对于“一带一路”安排的目标是充分发挥香港独特的经贸、金融和专业优势,实现内地与香港互利共赢、协调发展,片面地理解为只是让香港的相关行业赚钱。于是,2017年即将结束时所发生的同“一带一路”相关的美国政府决策,就会阻碍持这种片面观点者及其所拥有的企业参与“一带一路”。 更多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演说并签署命令指示国务院开启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至耶路撒冷的工作,表示美国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美国将成为唯一在耶路撒冷设置大使馆的国家。对此,所有阿拉伯国家和伊斯兰国家都予以反对;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除美国外,其他14国一致要求美国撤回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决定。美国对待以巴关系采取完全支持以色列的单边主义行动,必定恶化中东局势,而中东是“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区域。 12月18日,特朗普发表其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第一次把中国和俄罗斯设定为美国的对手。在随后发表的演说中,特朗普称:“我们同时面临强大的对手——中国和俄罗斯。他们寻求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我们将会试图与他们以及其他国家建立很好的伙伴关系,但总会是以保障我们国家利益的方式。”这预示从2018年起美中关系、美俄关系很可能以竞争和较量为主,沟通和合作为次,从而,全球形势将趋于紧张。 香港媒体几乎都对于美国政府上述决策限于报道而缺乏深刻分析。其实,只要关注世界大事,就不难理解,美国政府上述决策,反映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深化,在美国有相当的民意基础,作为美国应对世局巨变的一类反应具有必然性。但是,特朗普政府上述决策,既不符合美国的根本利益,更违背世界潮流。 美国社会主流尤其上层不甘心美国在全球地位下降,特朗普称中俄两国为“修正主义大国”企图改革美国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但是,特朗普上台不到一年,先后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全球移民协定》,一再“自毁”其主导的全球治理体系。吊诡的是,目前,西方社会普遍对于维护国际秩序稳定的希望,不是寄予特朗普领导的美国,而是寄予中国。 特朗普一方面称“我们同时面临强大的对手——中国和俄罗斯。他们寻求挑战美国的影响力、价值观和财富”,一方面称“我们将会试图与他们以及其他国家建立很好的伙伴关系,但总会是以保障我们国家利益的方式”,在强横中透露无奈。 在传统意义的西方主要国家中,美国是唯一对于“一带一路”持对立态度的国家,日本曾经表示冷淡,而今安倍政府开始表示愿意合作。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12月19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宣布批准库克群岛、瓦努阿图、白俄罗斯和厄瓜多尔4个经济体的加入申请,实现了自2016年开业以来的第四次扩容。 只要关注美国政治,就不难明白,特朗普上述决策,在一定程度上同2018年美国中期选举相关。亲以色列势力在美国颇具影响。与中国对抗,则是近一二十年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政客在选举中共同的惯用伎俩。深陷“通俄门”的特朗普必须与俄罗斯划出界线。 美国当局在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发表前,拘捕和起诉香港特别行政区第二届政府民政事务局局长何志平,决非巧合。这既是恶化中美关系,干扰中国的能源战略和非洲战略,也是“杀鸡警猴”,打击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 香港社会各界需要明白,国家旨在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是顺应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方向和目标。坚信这一点,而不只是计算参与“一带一路”投资的回报率,才能确立持久参与、全面参与的意志。 香港社会各界也需要明白,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全球治理体系变革,必定会遭遇既得利益国家的阻挠和干扰,在选择投资地和项目时必须具备风险管理的意识、经验和技巧。在这方面,香港缺乏人才和机构,需要依靠内地,也需要开展国际相关合作。 (《大公报》2017年12月29日A14“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