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作品 (157)

顯示 157 筆結果中的 37–48 筆

排序:
  • img-book

    【《農業經濟叢刊》1981.2】
    包產到戶將來會怎麼發展?它的前途是什麼?是為許多人所關心的。……

    免費下載

    包產到戶的發展趨勢 作者: 陸學藝, 王小強,

    【《農業經濟叢刊》1981.2】
    包產到戶將來會怎麼發展?它的前途是什麼?是為許多人所關心的。……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 img-book

    【《學習與探索》1980.5 】
    在農民佔人口絕大多數的中國,農民問題,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地成為中國革命的首要問題。……

    免費下載

    瀏覽收藏夾
    中國農民的階級屬性芻議 — 近代中國有一個農村無產階級和半無產階級嗎? 作者: 王小強

    【《學習與探索》1980.5 】
    在農民佔人口絕大多數的中國,農民問題,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地成為中國革命的首要問題。……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瀏覽收藏夾
  • img-book

    【《中國經濟時報》1999-6-18 】
    當今的貿易,再也不是國與國之間的通商活動,而是企業內部的商業交往。……

    免費下載

    美跨國公司自己造成貿易赤字 作者: 楊瑩

    【《中國經濟時報》1999-6-18 】
    當今的貿易,再也不是國與國之間的通商活動,而是企業內部的商業交往。……

    免費下載

    閱讀全文
  • img-book
    中美关系须长期调整 作者: 周八駿
    【2018-5-17】 5月3日和4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美方代表团,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就中美经贸关系进行会谈,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是——“双方就扩大美对华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其他媒体包括香港若干媒体从不同途径获得的信息,是双方分歧重大,共识很小。 这样的结果,符合中美关系基本态势。首先,以美国政府于去年底、今年初公开宣布中国和俄罗斯为美国的主要对手为标志,中美关系进入了实质调整新阶段——从之前美国力图把中国纳入其主导的国际秩序,转变为美国力图遏止中华民族复兴。
    閱讀全文
  • img-book
    “土地大辩论”必须回答的问题 作者: 周八駿
    【2018-5-17】 4月26日,土地专责小组发表咨询文件,展开为期5个月公众咨询。咨询文件按土地短缺规模、供应迫切性和欠缺土地三大问题,论述香港面对十分严重的“土地荒”,并以短中期、中长期和概念性三大类别,提出18个土地供应选项。 为凝聚社会共识,这场为期5个月的公众咨询,被称为“土地大辩论”,其宗旨,当然是争取从18个土地供应选项中找出若干选项得到逾半数或以上香港居民支持,以便政府尽快形成决策、采取行动。但是,不能仅就18个选项相互比较来做决定,而是必须分析“土地荒”所涉及的深层次问题。 “土地大辩论”第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土地荒”会恶化至如此严重的地步? 更多按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说法,香港土地短缺问题“已迫在眉睫,水深火热”,即使短中期供应的4个选项都得到落实,短期也不能够填补815公顷的土地缺口。 黄远辉把问题归咎过去15至20年历届政府忽略土地供应。为什么过去15至20年历届政府会忽略?黄远辉没有回答,“土地大辩论”不可以也不回答。 其实,称“过去15至20年”,就是一个值得推敲的判断。第一届政府原本计划大幅增加土地供应,提出了目标,却因为亚洲金融危机而作罢,从实际情况看,可以视同没有增加土地供应。但是,第四届政府是一直以增加土地供应为其施政主要目标之一,那5年究竟是应被列入“20年”抑或应被剔除?这一点,不只是关乎对上届政府施政的评价,更重要的是反映即使政府主观有意愿但客观成效尚取决于其他因素。“土地大辩论”必须揭示究竟哪些因素阻碍政府增加土地供应,并引导香港社会各界讨论如何解决或克服这些因素;否则,仅由民意测验来判断18个选项中哪几个得到半数或以上香港居民支持,未必能付诸实施。 “土地大辩论”必须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香港2030+》低估了“土地荒”? 土地专责小组咨询文件以大篇幅分析政府规划署于今年公布的《香港2030+》,后者称,香港长远缺1200公顷土地。土地专责小组认为,《香港2030+》关于土地需求的评估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些”诉求,没有考虑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也没有考虑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计及这一切,香港土地短缺就远多于1200公顷,其中,约815公顷土地短缺在2026年前就会出现,包括缺108公顷住宅用地、135公顷经济用地和572公顷基建设施用地。 据特区政府统计处去年发表的2016年香港中期人口统计数字,香港人均居住面积中位数仅161平方呎,不如上海、新加坡,也不如台湾。《香港2030+》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的”诉求,是一个严重的疏忽。这同上届政府努力增加土地供应的初心是不一致的。政府为什么要增加土地供应和房屋供应?因为以人为本。以人为本,岂能不考虑增加居民的居住面积?! 《香港2030+》也没有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以及需要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同样偏离以人为本。可见,政府仅有增加土地和房屋供应的意愿是不够的,还必须贯彻以人为本。政府仅有最高层具备以人为本的施政理念是不够的,还需要政府各部门都实践以人为本。 第三个需要“土地大辩论”回答的问题,是香港的人口、发展与土地关系应如何把握? 《香港2030+》评估香港长远缺地最少1200公顷,是以政府统计处关于香港2043年人口达822万高峰后回落、家庭规模由3.1人降至2.7人之估计为基础的。政府统计处的估计当然有其依据,不需要深入分析香港人口趋势与香港发展之间的关系,但是,这一次“土地大辩论”不能不深入分析。因为,土地与发展关联,而发展与人口关联。土地供应必须满足发展需求,而发展受制于人口,岂能不把三者联系一起分析? 如果842万人口是香港的人口最高水平、从此将回落,那么,香港长远发展就是有限的。因为,香港将面对人口不断老化而青年人口不断减少的局面。其结果,不仅是香港社会和特区政府的养老、扶老的负担愈益严重,更是香港社会的创新能力很可能下降,因为,青年是创新主体。同时,在经济总量上香港将被更多内地城市超越。 最后却是最重要的,是“土地大辩论”未必能够回答却需要引导香港居民思考香港向何处去? 过去15至20年忽略土地供应,颇大程度是由于香港被政治斗争困扰。香港难道还要继续为政治斗争蹉跎岁月吗? 《香港2030+》忽略一系列不应当忽略的因素,颇大程度因为传统施政理念和作风。香港难道还要继续被那种理念和作风拖慢前进速度吗? 不以香港人口有限为忧,和不以香港面积有限为忧的另一面,是抵触甚至抗拒香港与内地经济一体化。香港难道要继续被所谓传统核心价值所困惑而眼看内地一个又一个城市超越吗? (《大公报》2018年5月17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Xi fast-tracks science, inno-tech collaboration 作者: 周八駿
    【2018-5-15】 Xinhua News Agency on Monday reported that 24 Hong Kong-based academicians from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and Chinese Academy of Engineering jointly wrote a letter to President Xi Jinping expressing their strong desire and enthusiasm to contribute to the country’s science-technology development. Xi, who is also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of [...]
    閱讀全文
  • img-book
    反对派政治困境的又一写照 作者: 周八駿
    【2018-5-10】 自6名反对派立法会议员被特区法院依法取消议员资格以来,反对派阵营陷入了空前恶劣的困境。传统“泛民主派”明白他们不能被主张“本土自决”和“港独”的“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牵着鼻子走,却因共同的“拒中抗共”立场和对“本土自决”主张无法切割的共同意识形态,没有能力带领反对派阵营走不同于“本土自决”和“港独”的路。这一点,反映在今年3月11日现届立法会4个议席补选上,传统“泛民主派”主要政治团体民主党和公民党都派不出或无法派其成员参与竞逐,只是也只能支持从它们分裂出去的激进反对派人士或者支持“本土激进分离势力”成员参选。而这次补选,打破自1991年以来历次立法机关地区直选“拒中抗共”势力与爱国爱港阵营得票率一直大体为六比四的所谓“定律”,并且,让爱国爱港代表人物第一次在单对单的较量中打败了“拒中抗共”代表人物,这一点同前一点相互印证,是反对派自上世纪90年代初成形以来陷入前所未有政治困境的一个写照。 更多最近,反对派政治困境又一个写照接踵而来,那就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峰事件。4月24日许智峰在立法会“一地两检”条例草案委员会会议期间,于会议室外抢去保安局一名女行政主任的手机。许智峰最初以对方手机偷录立法会议员行为、侵犯议员私隐为借口,替其行为辩护。在舆论指责下,民主党领导层不得不“冻结”许的党籍,许智峰才公开道歉。爱国爱港阵营立法会议员已提出谴责许智峰动议,而反对派阵营则表示力保许智峰的议员资格。 上述第一个写照是揭露反对派丧失了政治方向和目标,也在逐渐失去其传统支持者信任。这又一个写照,则反映反对派缺乏政治团体(政党)应有的政治品格和气度。 反对派为许智峰辩护的理由之一,是他没有以“脸贴脸”方式、“零距离”地抢那位女行政主任的手机。笑话!如果真正是“脸贴脸”,那么,许智峰岂止是强抢她人东西,而是性侵犯!即使许智峰没有性侵犯,也不能否定他可能干犯盗窃及不诚实取用计算机等其他罪。 反对派为许智峰辩护的另一个理由,是他已接受民主党纪律处分,其立法会议员资格是否应被取消,须由香港选民定夺。这是公然无视《基本法》第七十九条。该条规定:“行为不检或违反誓言而经立法会出席会议的议员三分之二通过谴责”,“立法会主席宣告其丧失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前一个替许智峰辩护的理由,反映反对派居然连基本的“正派作风”都不讲究。后一个替许智峰辩护的理由,则暴露反对派视《基本法》如无物,同时,他们仍以为香港民意未渐渐疏离他们,不啻仍白日做梦。 诚然,应当指出,民主党个别元老这一回明确表示,许智峰不适宜做立法会议员。但是,被民主党现领导层以其个人意见不代表民主党而明确拒绝。 如果反对派议员都出席有关会议,即使不投票,谴责许智峰的动议也无法以三分之二出席议员的绝大多数支持而被通过。许智峰的议员资格能够保住,但是,民主党和整个反对派阵营在香港居民中间的形象必定更加糟糕。 一个成功的政治团体(政党)必须具备也必定具备两方面条件或素质,一是必须能够制订并有效地推行推动其所在国家或地区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政治纲领、政治路线、方针和政策,一是必须拥有磊落的政治品格和恢弘的政治气度。 一个具生命力而可能成功的政治团体(政党),则必须具备上述后一个条件或素质。 在香港,“拒中抗共”势力因其政治立场,不可能提出推动香港政治经济社会发展的政治纲领、政治路线、方针和政策。零敲碎打的政策,是可能提出来的,但是,没有整体的方向和目标,或者坚持不可能实现的方向和目标,即使零敲碎打的政策可以,也提升不了有关政治团体的政治形象。 至今,传统“泛民主派”在一部分香港居民中仍有影响力,是因为这一部分香港居民也持有“拒中抗共”立场,“抱团取暖”取决于大环境而不取决于抱团者的心愿。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香港特别行政区直辖于中央人民政府,必须遵守宪法,尊重国家根本制度。究竟是香港一部分支持反对派的居民先转变政治立场而迫使反对派分裂?抑或传统“泛民主派”若干政治团体先分裂而推动一部分香港居民转变政治立场?抑或二者相互推动?由时间和事实来回答。“拒中抗共”势力日益萎缩则是必然的。 反对派、尤其传统“泛民主派”主要政治团体应从改进政治品格、提高政治气度入手,为自己找出路。相比转变政治立场,这应当较容易。当然,如果坚持同爱国爱港阵营针锋相对,那么,必定继续如他们眼下为许智峰辩护一般,陷入低端政治品格,心胸狭隘地求存。 (《大公报》2018年5月10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土地大辩论要求成效 作者: 周八駿
    【2018-5-10】 有一种观点:香港的土地问题不宜公开辩论,否则,可能未产生成效却进一步激化社会对立。 这样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土地专责小组提出18个土地供应选项,大部分香港居民缺乏应有专业知识和经验来判断其中哪几项应优先采纳,即使5个月公众咨询结果,有几项得到半数或以上民意支持,也未必是最适宜的。香港“土地荒”到了如土地专责小组主席黄远辉所言“迫在眉睫、水深火热”的地步,是因为深刻而复杂的因素长期阻碍历届政府增加土地供应,其中,最主要的是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其次是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为期5个月公众咨询很可能加剧这两对矛盾。 更多然而,不进行公众咨询、由土地专责小组和政府相关部门一起来决定18个选项的优先程序,也不能保证有关决定是最适宜的。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也已不允许任何“暗箱作业”。公众咨询以大辩论方式展开是势在必行的。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的责任,是努力使“土地大辩论”取得成效。 首先,要立场鲜明,引导香港社会各界明白,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必须革新政策思维、采取大动作来解决的十字路口。 土地专责小组的咨询文件批评《香港2030+》关于土地需求的评估,没有考虑市民希望“住大些”诉求,没有考虑人口老化需要更多医疗和安老设施,也没有考虑建立土地储备以满足社会发展。这是对的。但是,必须指出,让香港居民住有所居,并且增加居住面积,应是上述3类土地需求之优先。5个月的大辩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应聚焦香港中低阶层居民的居住困难,譬如,公屋轮候时间延长,更多家庭不得不租住“劏房”;越来越多年轻人望楼兴叹,即使有能力首次置业却不得不购买面积细小的“纳米单位”。 把香港高楼巨厦背后的另一面公诸于众,也许有损香港“颜面”,却是形成社会舆论以促使大地产商和既得利益群体愿意让步所必需。 必须承认,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香港逾半世纪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以社会公平和公正为代价的。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不断创新高、越来越多香港比较年轻的居民不得不以更贵的价钱购买更小的居所,难以为继。大地产商应当有社会良知、承担社会责任。 粉岭高尔夫球场,已成了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的一个导火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量变过了临界点才会质变。粉岭高尔夫球场于1931年11月启用,至今近87年,长时间安然无恙,而今忽然成了中低阶层人士及其政治代表的攻击对象,被要求更换土地用途来建造公营房屋,非高尔夫和粉岭高尔夫球场之罪,盖因香港土地和房屋问题到了“犯众怒”的地步! 政府如欲保住粉岭高尔夫球场,必须使5个月公众咨询得出令中低阶层信服的方案,否则,粉岭高尔夫球场很可能不得不改建公营房屋。 香港需要高尔夫运动,成功人士应当在香港有地方打高尔夫,但是,何者为“大”?何者为“小”?何谓“因小失大”?何谓“因大失小”?取决于香港大局。香港的土地和房屋问题已到了妨碍社会安定的严重地步。 其次,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还应当争取中央支持,帮助特区协调大地产商与普通居民之间矛盾,以及其他既得利益群体与中低阶层居民之间矛盾。 今天香港不仅面对空前恶劣的土地和房屋问题,而且,面对取消强积金对冲机制激化劳资矛盾,人口老化令全民退休保障呼声高涨,年轻人升学、就业和置业难对“港独”起支持作用等等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相互纠缠。反对派政治团体推动民粹主义。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不能不在各种矛盾中努力寻找平衡点。特区政府和土地专责小组难以独力引导土地大辩论取得预期成效。 必须承认特区政府管治能力是有限的。涉及阶级或阶层之间的利益对立,政府不可能指望得到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一致支持。诚然,人们希望大地产商、其他既得利益群体和相关政治团体顾全香港大局。 (《香港商报》2018年5月10日A2“香江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Population factor critical in the land supply debate 作者: 周八駿
    【2018-5-9】 Stanley Wong Yuen-fai, head of the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 appointed by Chief Executive 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 on April 26 told the public Hong Kong’s shortage of land for public housing development is more pressing and agonizing than ever. It is not difficult to see why it is so “pressing”, since home [...]
    閱讀全文
  • img-book
    香港如何应对“新冷战”? 作者: 周八駿
    【2018-5-3】 北京时间2018年4月14日上午,美英法联军未经联合国授权,突然对叙利亚多个目标进行军事打击。打击发生前数小时,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发布一条意味深长的推特:“冷战回来了。” 古铁雷斯是就中东局势所牵涉的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关系而言,其实,“冷战回来了”还涉及美国与中国关系。 更多自去年底今年初美国政府公然宣布中国和俄罗斯为美国的主要对手以来,美国不仅针对中国发动贸易战,而且,开始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投资。4月19日,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市场和投资政策的助理部长塔博特(Heath Tarbert),在华盛顿一个活动上称,美国政府正考虑使用《紧急状态法》来控制中国对美国敏感技术的投资。1977年制订的《紧急状态法》赋予美国总统应对“异乎寻常的严重威胁”的广泛权力,包括阻止即将进行的交易和冻结外国资产。美方准备限制的中国投资项目,包括微型芯片和5G无线技术等。同一天,美国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中国政府“可能支持某些企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以提高企业竞争力并促进政府利益,并且,点名中兴、华为、联想等3家企业。至于中兴,已被美国商务部以该企业违反与美国政府去年达成的和解协议为由、执行为期7年的出口禁令。 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与俄罗斯在中东的较量,同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冷战”颇相似。上世纪50年代至80年代的“冷战”的特征,是大国维持核恐怖平衡下的军事对峙加政治对抗,以及大国为后台的地区性局部战争。 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甚至禁止其中若干企业与美国企业做生意,则反映当前正在展现的“冷战”的新特征。当前的“冷战”既包括大国为后台的地区性局部战争,也包括大国间直接经贸冲突,但其根本特征是大国在维持核恐怖平衡的同时,争夺信息领域和外太空的优势。 大国间直接经贸冲突,和各方争夺信息领域和外太空的优势,反映自上世纪80年代末“冷战”结束以来新科技革命推动经济全球化空前拓展。在这样的意义上,当前的“冷战”,是有别于上世纪的“新冷战”。 上世纪“冷战”人为分隔了香港与内地。在那40年间,一方面,内地与西方国家经贸关系十分脆弱;另一方面,香港依靠西方国家建立起本地制造业,发展成为国际贸易中心、航运中心和金融中心。也正因此,香港在上世纪“冷战”时期积累的经验,不仅完全不可能帮助香港居民应付目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日子的“新冷战”,甚至,会产生相反效果。 首先,上世纪“冷战”时期西方国家是香港依靠对象,如今,香港因为回归了中国而遭受美国对华贸易战的附带打击,接下来,香港企业很可能还会受美国限制中国企业的附带打击。香港居民应当明白时过境迁,不抱幻想,在美中关系上坚定地同国家站一起。 眼下,香港存在着两种错误观点和情绪,一是以为香港可以中立,一是不以为局势会迅速恶化。前一种观点和情绪,虽然建基于香港是实行“一国两制”和世贸组织成员的事实,但是,高估了香港的所谓特殊性。后一种观点和情绪,属于政治幼稚,低估了美国社会各界在整体上容不得中华民族复兴的意愿。 香港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需要准确判断当前“新冷战”,先端正自己的思想,然后,方能向香港社会各界提供思想指引。显然,目前的实际情况是令人忧虑的,香港的公共知识分子和媒体,充斥着上述两种错误观点和情绪。 “新冷战”日益恶化,不仅反映在美国遏制中国的举措接踵而至,而且反映在西方国家开始蔓延怀疑甚至对抗中国的观念。最近,欧盟28个成员国除匈牙利外其他27国驻华大使联署一份声明,指责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便是这方面的最新动态。 香港居民不仅需要识破西方国家看待中国的观念和情绪是错的,而且需要对西方意识形态做整体的批判性反思。 一方面,西方国家普遍仍旧信奉自由主义和开放包容;但是,另一方面,已然主导美国政府以及对许多西方国家影响不断扩张的,却是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为什么产生那样的自相矛盾?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同过去一二十年经济全球化给西方国家内部贫富差距扩大、阶级对立加剧带来负面影响相关,但是,最根本的原因,是美国为首、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体系具有内在不可克服的虚伪性。这就是:究竟是高举自由主义和开放包容的旗帜?抑或推行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完全以美国和西方国家的利益为转移。 今天,中国成为推进经济全球化、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手,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全球重心由西方向东方转移的应有之义。香港居民应当同内地同胞一道担起如此崇高的历史使命。 (《大公报》2018年5月3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土地房屋政策亟待革新 作者: 周八駿
    【2018-5-3】 4月26日,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发表咨询报告,从4月26日至9月25日展开为期5个月的公众咨询,并在2个月后向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提交报告。 咨询报告就短、中、长期增加香港土地供应提出18个选项,向香港社会各界传递的信息,是香港存在着严重的土地供应短缺问题,2026年前短缺情况尤为恶劣,未来30年则至少短缺1,200公顷土地,。 之前,土地供应专责小组主席承认,“若5年前展开专责小组的工作,今天不会面临土地不足的严峻局面”。除了起步晚这一因素外,笔者认为,特区关于土地供应的现行机制已明显落后,表现在土地供应专责小组咨询报告所提出的18个选项的任何一个,都需要几年甚至10年以上的时间来实施。 更多土地供应短缺甚难解决,必将产生两大消极影响:一是私人市场楼价将继续升易跌难,一是公营房屋将继续供不应求。 特区第三届政府制定公屋轮候时间平均为3年的目标,但是,不仅迄未达到,相反,实际轮候时间越来越久。 根据香港房屋委员会统计,截至2017年12月,全港共有28.29万宗公屋申请,其中,15.51万宗为一般申请即家庭和长者一人申请,平均轮候时间为4.7年;另外12.7万宗,为配额及计分制下的非长者一人申请。4月15日,社区组织协会代表在商台节目中指出,根据房委会今年3月公布单身人士获分配市区公屋至少要438分、获分配离岛公屋至少要426分来推算,非长者单身人士需要轮候26年以上甚至32年才能获分配公屋! 即使根据土地供应专责小组成员何喜华的估计,如果公屋用地短缺情况持续,则2026年左右轮候公屋时间将由目前4.7年倒退至上世纪90年代的7年。 根据特区政府估算,私人房屋市场的土地供应问题不突出,因为大地产商都有充裕的土地储备。然而,正因为私人房屋市场存在着“寡头垄断”,私人市场楼价居高不下。上届政府从执政开始,一直严厉遏制私人市场投机活动,以维护香港居民首次置业优先权。现届政府“萧规曹随”。有关政策实施差不多6年了,但是,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一路飙升,迭创历史新高,带动香港居屋价格也迭创历史新高,二者都同越来越多香港不同阶层居民的置业能力脱节。 有一种观点:随着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不断调高美元利率,港元利率必将上升,会对香港楼价产生降温效果。表面看,这样的观点不错,但是,经不住深入分析。 20年前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提醒我们,如果楼价因为金融危机而硬着陆,那么,香港经济会衰退,绝大多数中产阶级人士会受损。当前,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日益深入,以美国公然宣布中国和俄罗斯为其主要对手的“新冷战”降临,香港地产市场不排除再度硬着陆的可能,但那不是解决香港土地房屋问题的正常途径。 解决香港土地房屋问题的正常途径,是在经济形势稳定条件下,采取一系列新政策措施,旨在解决三方面问题:一、明显缩短土地开发、投入市场的时间;二、切断私人房屋市场和公营房屋市场的联系,使后者回归仅满足低中家庭居住需求的初心;三、采取限购措施,确保香港居民(包括可以成为永久居民者)首次置业。 毋须赘言,采取上述政策措施,需要转变政策思维。限购,会与香港经济必须保持高度开放和自由的观念相左。对此,需要解释,限购是抑制楼价过高的权宜之计,类似于1998年特区政府干预股市以维护香港金融体系。 切断私人房屋市场和公营房屋市场联系,是基于对香港人口老化、居民收入预期和退休保障制度预期的综合评估,未来30年,香港将有相当一部分居民难以在私人市场置业、也难以承担同私人市场挂钩的居屋价格。 在增加土地供应的各种办法中,阻力最小的是在香港岛以外填海造地。同时,必须简化涉及土地开发的行政程序。官僚主义是良治大敌。政府以人为本,要有民心我心、切实提高施政效率的行动。 香港土地房屋问题到了非下大决心采取大动作的时候了! (《香港商报》2018年5月3日A2“香江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Weak HK dollar could flag hard landing for property 作者: 周八駿
    【2018-5-2】 From April 12 to 19, the Hong Kong Monetary Authority intervened in the foreign-exchange market 13 times as the Hong Kong dollar hit the HK$7.85 per US unit level, buying HK$51.3 billion. This was the first such intervention by the HKMA since establishment of the Weak-side Convertibility Undertaking for HKD at 7.85 in 1998. [...]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