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作品 (157)

顯示 157 筆結果中的 109–120 筆

排序:
  • img-book
    香港施政新作风的精髓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8】 中共十九大制定从现在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发展的行动纲领和宏伟蓝图,接下来举行的中央政治局关于经济形势和工作的会议,和一年一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则把十九大制定的未来30多年的行动纲领和宏伟蓝图,落实到明年和未来几年的具体工作部署上,充分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治理体系和现代治理能力的前瞻性、连续性和阶段性的有机结合。这一点,值得香港特别行政区借鉴。 在香港,有一种错误的观点即现代治理体系和现代治理能力必须以西方政治模式来展现,而事实是,香港的反对派在立法会里已充分表现西方政治模式的缺点。有人也许会说,那是因为香港没有实现“真普选”。然而,西方那些早已实行所谓“真普选”的国家而今深陷“否决政治”泥沼难以自拔,岂不是在打“真普选”的耳光? 今天,香港面对深层次结构性政治、经济、社会矛盾相互纠缠错综复杂积重难返的局面,原因固然也复杂,但是,有一个因素是显然的,即:历届政府缺乏施政的前瞻性、连续性和阶段性的有机结合。 更多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竞选时就提出,要继承第四届政府的好政策,展示施政新作风。她在其首份施政报告的前言开宗明义指出:这份施政报告“详细交代本届政府在各政策范畴的远景和措施。”希望它“能为香港的管治、经济发展、房屋、教育、医疗等领域带来新的起点”。 半年来,在土地和房屋政策上,新一届政府充分显示了对于上一届政府有关政策的连续性。12月20日,政府公布首份《长远房屋策略》报告,未来10年房屋总供应目标仍为46万个单位,与上一届政府所订目标一样。 半年来,在创新科技政策上,新一届政府则充分表现了对于以往历届政府的开创性。行政长官在首份施政报告中提出循包括研发资源、汇聚人才、提供资金、科研基建、检视法例、开放数据、政府采购和科普教育等八大方面加强创科发展的思路,这是前所未有的。在特区政府领导下,香港科学园研究推行吸引巨企“入园”的措施,这也是前所未有的。 国家迈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香港必须也必定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因此,从特区现届政府起,必须具备施政的前瞻性、连续性和阶段性。 以行政长官在首次述职时代表特区政府所签订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为例。这是一项既必须从长计议也必须分阶段逐步实施的宏大规划,因为史无前例而需要高度前瞻,因为逐步推进而需要既保持连续性又呈现阶段特征。 前瞻性和阶段性是有明显区别的,但是,二者都需要开创性。思维、观点和角度不具开创性,根本无法前瞻正在急剧变化的世界、国家和香港。思维、观点和角度不具开创性,也不可能发现现实条件的变化而采取具针对性的政策措施。 以香港的土地房屋问题为例。新一份《长远房屋策略》报告显示,解决土地和公营房屋供不应求问题需要开拓思路和办法;解决“不适切居所”问题也需要开拓思路和办法。 新一份《长远房屋策略》报告指出,兴建公营房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房委会已用毕所持有的“熟地”,而发展“非熟地”建屋时间一般较“熟地”5年为长。这是按照香港现行把“非熟地”变成“熟地”的程序和办法来测算的。欲把“5年”缩短,就需要新办法。 新一份《长远房屋策略》报告指出,全港约有11.51万住户的居住条件欠佳,较2016年长策报告的10.55万户增加逾万户;其中,8.33万户居于劏房。尽管因为统计方法更改,不能把去今两年数据直接比较,但是,必须改善这部分居民的居住条件则是不争事实。运输及房屋局长称,他支持有心团体或人士推动共享房屋或组合屋来协助这些住户。这是一个值得肯定的思路。 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首次表示“支持专业化、机构化住房租赁企业发展”。香港不妨借鉴。 (《香港商报》2017年12月28日A4“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施政新风的精髓》)
    閱讀全文
  • img-book
    Co-location arrangement will leave freedoms intact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8】 The Standing Committee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on Wednesday approved a cooperation arrangement for mainland law-enforcement departments to operate according to relevant laws inside the Guangzhou-Shenzhen-Hong Kong Express Rail Link terminal in West Kowloon. Commonly known as “co-location arrangement”, the law-enforcement cooperation plan is expected to see continued attempts by the opposition camp [...]
    閱讀全文
  • img-book
    须赶上世界经济潮流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1】 12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信中指出:“中共十九大制定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行动纲领和发展蓝图,提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能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将进入快车道。中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世界各国共同搭乘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快车。” 何谓“数字经济”?其内涵基本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出的“知识经济”相同。“知识经济”以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为基础,其初级形态是互联网为平台的经济活动,其高级形态则是三维制造和人工智能等等以大数据化的知识为生产要素的经济活动。因此,“知识经济”,也被称为“数字经济”。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 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更多就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闭幕的翌日,12月6日,美国咖啡连锁店星巴克(Starbucks)位于上海的最新分店“臻选上海烘焙工坊”开幕,它占地面积达27,000平方米,是星巴克全球最大门店。与一般门店不同的是,烘焙工坊除走高档咖啡路线外,与阿里巴巴合作,在店内提供AR场景技术。顾客只要利用淘宝功能,便可观看到咖啡烘焙、生产及煮制全过程,以及咖啡吧枱、器具等细节,也可以通过淘宝在天猫星巴克官方旗舰店网购烘焙工坊独有的周边纪念品等等。这项AR技术由阿里巴巴人工智能实验室与星巴克共同开发,首次商业应用,未来不仅将推广到星巴克在中国其余3000间门店,还将推广到星巴克的全球其他门店。 就在星巴克上海最新分店开幕翌日,12月7日,香港海洋公园宣布,从12月11日起至2018年1月1日,海洋公园将推出虚拟实境(VR)过山车,为越矿飞车的游人提供VR眼镜,在时速最快71公里的过山车上,看亚马逊热带雨林的VR短片,恍如在森林攀升,再俯冲潜入深海。 两天后,12月9日,笔者在香港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园,应参办者邀请,观赏了VR短片——香港维多利亚港全景和在维港边活动的青年。 翌日,12月10日,全球最大单体全自动化码头——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正式开港试运行。这座高科技新兴码头采用中国自主研发的全自动化码头智能生产管理控制系统。 这一切,活生生地展现数字经济或知识经济正在我们身边崛起。 但是,不能不指出的是,香港早在20多年前就面临向知识经济转型,内地则是近几年开始拓展数字经济,目前,却是内地超越了香港。 以单个城市看,深圳的数字经济已领先于香港。以总体看,根据12月4日公布的《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达22.58万亿元,已跃居全球第二,占内地GDP的比重达到了30.3%。相比较,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发表的《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2017年版),2015年,香港的知识型行业占GDP的比重为26.1%,虽高于2008年至2012年的不足25%,以及2013年的25%和2014年的25.1%,却仍低于2007年的27.2%,更远不如内地2016年数字经济占GDP比率30.3%。 使用VR来发展旅游业和饮食业,只是知识经济或数字经济的冰山一角。知识经济或数字经济的高端是三维制造、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内地在这三方面均已居世界前列,香港的差距更加明显。 所以,加快推进向知识经济即数字经济转型,是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各界的当务之急。笔者在本报已反复阐明,解决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的关键在于尽早实现经济转型。香港经济转型方向和目标早已明确,一直欠缺的是行动。 香港传统支柱产业如港口运输应当仿效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香港金融市场应当加快发展金融科技。香港旅游业应当拓展VR全球旅游。香港的大学科研力量应当同内地同行合作,争抢全球科研高地。香港地产业大型企业集团应当勇于进军知识型行业。香港,应当成为全中国领先的智慧城市。 (《香港商报》2017年12月21日A2“香江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两大抓手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1】 12月14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她第一次到北京述职期间,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与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签署了关于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协议。这是中央有关部门和特区政府落实中共十九大关于要支持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决策的重大部署,为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提供了未来5年、10年乃至更长时间里推动香港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的一大抓手。 未来5年、10年乃至更长时间里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还有另一个抓手,这就是:协同国家大数据战略,加快香港向知识经济亦即数字经济转型升级,建设香港成为智慧城市。 12月8日,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实施国家大数据战略进行第二次集体学习。据新华社报道,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大数据是信息化发展的新阶段。随着信息技术和人类生产生活交汇融合,互联网快速普及,全球数据呈现爆发增长、海量集聚的特点,对经济发展、社会治理、国家管理、人民生活都产生了重大影响。世界各国都把推进经济数字化作为实现创新发展的重要动能,在前沿技术研发、数据开放共享、隐私安全保护、人才培养等方面做了前瞻性布局。”“我国网络购物、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蓬勃发展,走在了世界前列。我们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集中优势资源突破大数据核心技术,加快构建自主可控的大数据产业链、价值链和生态系统。要加快构建高速、移动、安全、泛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统筹规划政务数据资源和社会数据资源,完善基础信息资源和重要领域信息资源建设,形成万物互联、人机交互、天地一体的网络空间。” 更多香港参与“一带一路”,主要是同内地省市自治区和内地大型企业集团一起“走出去”。香港协同国家大数据战略,则是要把建设香港智慧城市同加快建设“数字中国”相结合。做这两件大事,要求香港社会各界坚决摆脱反对派羁绊;而香港社会如果能够坚决聚焦这两件大事,则也就意味着反对派被撇在了一边。反对派对香港发展的阻碍越小,香港经济发展民生改善就越快。此所谓未来5年、10年乃至更长时间里,这两件大事是香港经济政治社会发展的两大抓手。 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是这两件大事做香港中长期发展的两大抓手?答案是:因为它们符合21世纪上半叶人类发展大趋势。 进入21世纪以来,人类发展呈现两大趋势,一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呈现空前全面深刻调整,一是全球科技和产业呈现大数据化,二者既相互联系,也相互区别。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反映全球重心由过去500年在西方,开始向东方转移,其核心是大国地位发生转变。全球科技和产业呈现大数据化,则是既发生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出现在东方新兴经济体。人类这两大发展趋势是否或者能否相互协调,即:全球科技和产业大数据化是否或者能否推进全球重心东移?取决于各国政府和人民的努力,需要由时间和事实来回答。但是,中国执政党领导中国人民正在并将持续全力推动人类这两大发展趋势相互协调,则是不争的事实。 习近平主席倡导“一带一路”、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反映中国政府既深刻地看到全球重心在不可逆地由西方向东方转移,也清醒地看到在大数据时代全球重心转移、大国关系重塑,不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板块断裂,而是人类命运更加息息相关。 中国政府在努力缩小各地发展程度差异的同时,着力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抢占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制高点,反映中国政府明白把中国建设成为现代化强国是推动全球重心东移的关键。 毋需赘言,香港社会各界只有理解国家倡导“一带一路”、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和实施大数据战略的意义,才能把握好香港中长期发展的这两大抓手。同时,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需要尽快把这两大抓手转化为一系列具体行动。 就积极参与“一带一路”而言,特区政府和国家发改委签署的协议已提供行动纲领,关键在于特区政府如何帮助和促进香港的企业、尤其大型企业集团把行动纲领体现在它们的投资规划和项目。政府持股的香港铁路公司,应当在“一带一路”的“设施联通”上发挥独特作用。事实上,香港本地的铁路网已接近饱和,港铁作为企业其长期盈利必须寄望投资和经营香港以外的铁路项目。只要特区政府积极提供便利和协助,港铁在“一带一路”广阔天地是英雄大有用武之地。 就推动向知识经济转型、建设智慧城市而言,香港需要做的很多,例如,港口建设宜学上海。12月10日,全球最大单体全自动化码头——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自动化码头正式开港试运行。这座高科技新兴码头采用我国自主研发的全自动化码头智能生产管理控制系统。 (《大公报》2017年12月21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Integration critical lest city slip into shadows 作者: 周八駿
    【2017-12-20】 It may be just a historical coincidence that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and succession of its government are in the same year as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holding its 19th National Congress, but this year General Secretary Xi Jinping talked about the recently concluded 19th National Congress [...]
    閱讀全文
  • img-book
    国家经济转型对香港的启示 作者: 周八駿
    【2017-12-14】 12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信中指出:“中共十九大制定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行动纲领和发展蓝图,提出要建设网络强国、数字中国、智能社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将进入快车道。中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世界各国共同搭乘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快车。” 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是“发展数字经济 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习主席的贺词,和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主题,鲜明地表达了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府,已确定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为中国正在进行的经济转型的目标,并以此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更多在2016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简称“十三五规划”)中,尚没有出现“数字经济”和“共享经济”这两个名词。中共十九大报告出现了这两个名词—— “数字经济”出现在十九大报告回顾过去5年工作部分,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经济结构不断优化,数字经济等新兴产业蓬勃发展,高铁、公路、桥梁、港口、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快速推进。” “共享经济”出现在十九大报告规划未来工作部分,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显著增强我国经济质量优势。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在中高端消费、创新引领、绿色低碳、共享经济、现代供应链、人力资本服务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 习主席致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贺信,第一次把发展数字经济和共享经济并列。这是值得重视的。 何谓“数字经济”?其内涵基本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提出的“知识经济”相同。“知识经济”以现代信息和通讯技术为基础,其初级形态是互联网为平台的经济活动,其高级形态则是三维制造和人工智能等等直接以信息化的知识为生产要素的经济活动。因此,“知识经济”,也被称为“数位经济”或“数字经济”。 从上世纪最后10年开始,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由服务经济迈向知识经济。中国经济总体水平低于发达国家,一方面,不可能在全国范围全面发展“数字经济”,即使到“十三五规划”最后一年即202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中国也未必能够达至所有省市自治区的产业结构以服务业为主;但是,另一方面,中国能够也必须在具备条件的省市自治区拓展“数字经济”,以尽快拉近同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差距。这是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而又在经济总量上位居全球第二的大国的经济转型的特殊战略。 中国经济转型的特点不止于此,还有另一个重要特征——共享。“十三五规划”指出:“共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必须坚持发展为了人民、发展依靠人民、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作出更有效的制度安排,使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增强发展动力,增进人民团结,朝着共同富裕方向稳步前进。” 十九大报告把“共享”原则推广至中国进一步开放,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要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遵循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 于是,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以“发展数字经济 促进开放共享——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习主席在贺信中表示,中国“发展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将进入快车道。中国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推动世界各国共同搭乘互联网和数字经济发展的快车。” 如果说中国发展数字经济同西方发达国家发展知识经济在技术层面是一回事,那么,中国提倡发展共享经济就同西方国家划出了差别。 香港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就面临向知识经济转型,但是,过了20多年,至今,知识产业占香港本地生产总值的比重仍远离50%的门槛,同时,社会贫富差距却不断扩大。无论发展数字经济还是发展共享经济,香港都需要借鉴国家的发展经验。十九大明确指出国家将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和共享经济,并努力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香港必须有紧迫感。 香港社会各界、尤其热爱香港的政治团体必须思考和回答对于香港发展至为重要的问题:为什么香港经济转型步履维艰?怎样才能缩小贫富差距?政府应当做什么和如何做?社会各界和企业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 (《大公报》2017年12月14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全面审视香港与内地经济差异 作者: 周八駿
    【2017-12-14】 12月4日,中国网络空间研究院牵头编写的《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和《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蓝皮书,在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举办地乌镇发布。世界互联网发展指数指标体系重点选取38个国家,涵盖五大洲主要经济体和互联网发展较好国家,能基本反映当前各大洲和世界主要国家互联网最新发展状况。其中,美洲6个国家、亚洲13个国家、欧洲14个国家、大洋洲1个国家、非洲4个国家。指标体系从基础设施、创新能力、产业发展、网络应用、网络安全、网络治理等6个维度进行评测。美国以57.66分排名第一,中国、韩国、日本、英国位居第二至第五位。2016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总量达22.58万亿元,跃居全球第二,占GDP比重达30.3%。 由于众所周知的因素,香港没有也不可能被列入《世界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但是,《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7》没有列入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台湾,是一项应予弥补的缺憾。巧合的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统计处在2017年9月29日发表了《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2017年版),让我们可以把香港与内地有所比较。 更多内地称“数字经济”基本上即香港所称“知识型经济”,后者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倡的概念和统计口径。《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2017年版)关于“知识型行业的增加值占以基本价格计算的本地生产总值的比率”,只提供截至2015年为止的数字——26.1%,这一比率,虽然高于2008年至2012年的不足25%,以及2013年的25%和2014年的25.1%,却仍低于之前曾公布的2007年的27.2%。同内地在2016年数字经济占GDP的比率为30.3%,有明显差距。 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全球主要大国和地区重塑全球竞争力的共同选择,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形成势头,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成为全球创新的新高地。目前,全球22%的GDP与涵盖技能和资本的数字经济紧密相关。内地的30.3%和香港的26.1%都高于全球22%这一平均比率,但是,香港低于内地是一个应当引起香港社会各界警醒的事实。 内地的特点是,以总量计,数字经济规模已高居全球第二,但以占GDP的比率计,仍落后于发达国家。香港的特点是,个人和企业使用移动通信手段和互联网的比率高,但是,经互联网进行经济活动的比率低。 根据内地具体情况,国家实施两方面同步发展战略:一方面,具备条件的省、市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尤其发展量子通讯、计算和人工智能,在总体上尽快拉近与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差距,同时,在若干领域力争走在世界前列;另一方面,在较落后的省、自治区,仍以发展制造业和服务业为重,争取早日实现由第二产业为主向第三产业为主的经济转型。关于较落后省、自治区和较先进省、市的区分不是绝对的。例如,贵州省总体水平在内地仍属“较落后”,但是,其省会贵阳却在近几年成功拓展大数据为基础的经济活动。 香港发展知识型产业的最大障碍是绝大多数企业是中小企业,普遍缺乏研发能力,而香港为数不多的大企业,除少数外,大多缺乏开拓精神。 根据《香港——知识型经济统计透视》(2017年版),2015年,“有使用互联网的工商机构的百分比”达79.9%,但是,“有网络存在的工商机构的百分比”只有32.6%;“曾进行创新活动的工商机构的百分比”为10.1%,虽高于2013年的9.6%和2014年的8.3%,却仍远低于2006年的42.3%和2011的21.5%。 香港处于向知识型经济转变的关键阶段,如再不努力,则将不仅明显落后于同为“亚洲四小龙”的韩国、新加坡,而且,与上海、北京、广州、深圳等内地一线大城市比,差距将缩小,甚至,可能被超越。 值得庆幸的是,最近,毕马威发表2018 年香港银行业展望报告,称香港发展金融科技已到达一个临界点,预期 2018 年将迈出应用金融科技的重要一步,包括:金管局、证监会和保险业监管局的“沙盒连接”将作为金融科技产品的单一先导试点,“开放银行”服务的出现有望进一步推动银行与金融科技公司合作。 (《香港商报》2017年12月14日A3“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两地互联网经济大不同》)
    閱讀全文
  • img-book
    NPC candidate exclusions needed to maintain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作者: 周八駿
    【2017-12-14】 The presidium of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deputy election committee of the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n Wednesday announced that Kwok Ka-ki, a Civic Party member and legislative councilor, has been deemed unqualified for NPC election because he refused to sign a written declaration pledging allegiance to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
    閱讀全文
  • img-book
    香港亟需加快产业结构调整 作者: 周八駿
    【2017-12-8】 最近,有两则关于香港的信息,一是特区政府公布2016年香港贫穷人口状况,一是香港房屋协会推出两个楼盘接受认购的情况。 尽管过去5年特区上届政府以空前的努力来解决香港的贫穷问题,但是,11月17日,新一届政府扶贫委员会公布的《2016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却显示,香港的贫穷家庭和人口,有增无减。2016年全港贫穷户达58.2万,贫穷人口为135.2万,贫穷率达19.9%,分别较2015年增加7000人和0.2个百分点,人数创过去8年最高,每5个港人,就有1人贫穷。即使在计算恒常现金福利包括综缓、果金和长者生活津贴,以及去年新推出的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后,贫穷人口和贫穷率分别下降至99.6万和14.7%,但是,仍然分别较2015年增加2.5万人和零点四个百分点。 12月4日,香港房屋协会公布,其推出的将军澳翠岭峰、屯门翠鸣台两个楼盘共计620个单位的认购,获得空前热烈的反应——累计收到94,389份申请表,超额认购约151倍。其中,白表申请多达88,312份,超额认购近284倍,占整体申请的93%;绿表申请为6,077份,超额认购18.6倍。再进一步分析,在白表申请中,以家庭为单位申请的为31,140份,单身人士申请的为57,172份;在绿表申请中,以家庭为单位申请的为4,525份,单身人士申请的为1,552份。 更多把上述两则信息结合起来看,至少可以得出这样几个观点。 第一,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其首份施政报告中,主张以扩大“绿置居”和“白居二”来满足香港较低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的置业需求,是切合实际的。 第二,现届政府需要动用更多公帑扶贫。无论出于期望管理还是讲出真实情况,政务司长和有关局长都对今后几年香港贫穷状况不表乐观。而且,鉴于香港人口迅速老化,政府统计处预测2036年长者人数将增至237万人,将占香港总人口的31.1%,未来历届政府财政都面临不断加大扶贫支出的压力。 第三,特区政府兴建更多公营房屋需要钱,加大扶贫力度需要钱,即使目前政府财政盈余是丰厚的,但是,在中长期,特区政府财政需要开源。 第四,大量单身人士申请居屋,反映青年问题亟需综合施策,亦即是说,既要帮助青年解决置业问题,也要开辟社会向上流动性、帮助青年提高收入。 扶贫以及解决较低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的居住问题,不只香港有,内地也有,但是,两地社会制度不同,解决的办法不一样。 内地扶贫,除了各级政府动用财政支出外,相当一部分由企业、尤其国有大企业承担。对于内地企业来说,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的企业社会责任。 内地解决较低收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的居住问题,是借鉴香港的公营房屋制度,分为类似于香港公屋的廉租房和类似于香港居屋的经济适用房,但是,地方政府在拨地和兴建上的效率高于香港。一部分香港居民会视为内地缺乏民主而加以批评,却不反躬自省香港的议会民主是否已被滥用? 内地各级政府的财政处于持续赤字,但是,内地政府可动用的财源是开阔的。最近,国务院印发《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实施方案》,规定从2017年开始,试行划转国有非上市企业的10%的股权充实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在总结试点经验的基础上,2018年及以后,分批划转、尽快完成划转工作。中央和地方国有及国有控股的大中型企业和金融机构纳入划转范围。中央和地方企业集团已完成公司制改革的,直接划转企业集团的股权;未完成的,改制后按要求划转企业集团的股权。国有资本划转后,一是国有资本的股权分红由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持有;二是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经批准可以通过国有资本运作获取收益;三是社保基金会等承接主体要履行3年以上禁售期义务,并应承继原持股主体的其他限售义务。这是一项增强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可持续性的重要举措,而且可以实现“一石三鸟”的效果——既可以使得国有企业发展成果全民共享,又可以实现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代际公平,还可以实现国有股权多元化持有,促进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 香港不可能实施类似于内地的办法。香港解决所有深层次结构性问题的担子,几乎全部压在政府肩上。这就要求特区政府务必尽快推进经济转型、大力拓展新产业、把经济的饼做大做好,以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为了尽可能满足较低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的置业需求,特区政府不仅需要增建公营房屋,而且必须压抑楼价。如果私人市场楼价不能明显下调,那么,在公营房屋售价与私人市场楼价挂钩的背景下,政府财政用于公营房屋建造的开支必定不断增加。而且,面对楼价不断上涨,会有越来越多的较低收入和低收入家庭和人士难以实现置业欲望。总之,特区政府加快香港产业结构调整,拓展新产业和新经济增长点,必须同压抑楼价相互配合。 (《大公报》2017年12月8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
  • img-book
    占领香港政治高地 作者: 周八駿
    【2017-12-7】 11月26日香港区议会两个议席补选,提高香港社会对明年3月立法会议席补选的重视程度。选举是不同政治力量“短兵相接”,检测香港政治形势。所以,人们、尤其政治团体希望两个区议会议席补选能够对预测3个月后的立法会议席补选有所启迪。然而,笔者认为,当前和今后相当一段时间,无论社会各界还是政治团体,更应当关注的是谁能占领香港政治高地。 从2003年7月至2016年,长达近13年时间,香港政制发展一直占据香港政治的核心位置,这是一个严重偏差,不仅空前激化和恶化了香港社会政治对立,而且,令人痛惜地严重延误了香港经济转型和民生改善。 反对派否决了关于普选行政长官的政府议案后,中央拨乱反正,引导香港走上正轨。中共十九大提出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在香港,哪一个政治阵营走在推动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的前列,就是占据了香港政治高地。 反对派最近的几个政治动作,反映他们不可能站上香港政治高地。 更多11月16日,香港本土毛孟静、街工梁耀忠、人民力量陈志全和自决派朱凯迪等4名反对派议员宣布组成“议会阵线”。据担任召集人的毛孟静称,4名议员早已在议会合作,组成阵线只是想名正言顺,阵线并非政党,不会派人参与选举,也不会在议会内捆绑投票。 11月28日,反对派部分政治团体和成员公布《谅解备忘录》称,有意参与明年3月立法会补选的民主党、民协、新民主同盟以及“七警案”事主曾健超、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张秀贤,将以电话访问、实体投票和初选论坛评审等方式,由“初选”决定出战补选人选。 这两件事,与其说是反映反对派谋求团结,不如说是反映反对派进一步分化和分裂。“议会阵营”4人只是“抱团取暖”,他们不可能对反对派的政策取向产生重要影响,只是不愿意在反对派中被边缘化。参与立法会补选协调的,没有公民党,也没有工党,意味着反对派重要政治团体难以在有关议题上达成共识。所以,香港社会各界毋需对11月26日区议会补选结果做过分解读。 从2004年第三届立法会选举到2012年第五届立法会选举,反对派一直靠尽早双普选“还政于民”为口号争取选票。2016年第六届立法会选举,反对派以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重启政改为口号争取基本支持者。明年3月及嗣后立法会补选,反对派即使继续以反对全国人大常委会8•31决定、重启政改为口号,其影响力势必锐减,因为,越来越多香港居民不相信那是切实可行的政治追求。 建制派、尤其爱国爱港中坚力量必须告诉香港居民(选民),香港不能再在政治斗争中浪费宝贵岁月。过去20年,内地若干大城市在经济发展上已赶上香港,有的(如深圳)在拓展创新科技上已领先香港。11月27日,特区政府统计处公布香港2016年中期人口统计主要结果,首次披露香港人均居所面积仅为161平方呎,不及内地城镇和新加坡,该两地人均居住面积分别为381和323平方呎。即使从现在起香港急起直追,也需要一二十年时间才能赶上内地城镇和新加坡的人均居所面积。 建制派、尤其爱国爱港中坚力量必须加强关于香港发展的政策研究,譬如,开展关于香港人均居住面积如何赶上内地城镇和新加坡的研究。至今,关于香港房屋问题一直聚焦土地房屋供不应求,比较突出的具体问题则是公屋轮候时间不减反增,越来越多青年、尤其高学历青年加入轮候公屋的行列。而今,统计数据告诉人们,即使解决了“住有所居”的香港居民,却明显不如内地城镇和新加坡的居民住得宽畅。建制派、尤其爱国爱港中坚力量在深入研究基础上,提出香港人均居所面积在较短时间追上内地城镇和新加坡的目标为竞选口号,既有助于特区政府制订和实施相关土地房屋政策,也有助于香港居民看清奋斗方向和目标。只要不仅以推动香港发展为政纲,而且以量化指标为口号,建制派、尤其爱国爱港中坚力量就能占领香港政治高地。 (《香港商报》2017年12月7日A4“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谁能占领香港政治高地》)
    閱讀全文
  • img-book
    Resolving vital issues will foster HK’s development 作者: 周八駿
    【2017-12-6】 The Census and Statistics Department on Nov 27 published the Hong Kong 2016 Population By-census which, for the first time, includes per capita floor area of accommodation. The number of residential units in Hong Kong increased from 2.23 million in 2006 to 2.53 million last year; the average number of residents per 1,000 units [...]
    閱讀全文
  • img-book
    既只争朝夕 也戒骄戒躁 作者: 周八駿
    【2017-11-30】 中国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不久前接受香港一家媒体专访,对上海和大陆的急速发展甚为感慨。郝龙斌坦言,上海很多地方已超过台北。上世纪90年代初,台湾每年GDP总量一度接近大陆的一半。“慢慢地,广东超过我们,一个个陆续超过我们,现在深圳经济总量都跟台湾相去不远了。”郝龙斌说,就省份而言,台湾已下滑至10名左右,2017年大陆还可能有3个省超过台湾,这是让他紧张的地方。 据统计,2016年台湾的GDP折合人民币约为3.7万亿元,被大陆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南等5个省超过。深圳市2016年GDP总量约1.9万亿元(O 民币),约为台湾的一半强,深圳市人口大约也是台湾的一半。 这则信息,让我想起几年前,香港的一位著名人士曾以近20年来香港与内地GDP对比来提醒香港居民,应当有紧迫感。 无论香港还是台湾,同内地或大陆的差距日益缩小是必然的,对此,应有平常心。问题在于,香港和台湾能否继续发展?郝龙斌的感慨,是针对台湾岛内“台独”势力干扰和破坏两岸关系、阻碍台湾发展而发。香港那位著名人士,也是针对香港的反对派发动无休无止政治斗争严重阻挠香港发展而言。 更多本文着重谈香港。可以举一系列事例和统计数据来说明,香港必须加快经济发展。 11月17日,特区政府扶贫委员会公布《2016年香港贫穷情况报告》。2016年全港贫穷户达58.2万,贫穷人口为135.2万,贫穷率达19.9%,分别较2015年增加7000人和0.2个百分点,人数创过去8年最高,每5个港人,就有1人贫穷。即使在恒常现金福利包括综缓、果金及长者生活津贴,以及去年新推出的低收入在职家庭津贴等介入后,贫穷人口和贫穷率分别下降至99.6万和14.7%,但是,仍分别较2015年增加2.5万人和 0.4个百分点。 过去5年,特区政府扶贫工作的力度是空前的,但是,贫穷人口和贫穷率却难以下降。据政务司长解释,原因之一,是香港人口迅速老化。 根据政府统计处的数据,2016年香港65岁或以上长者为116万人,占香港总人口的16.6%;预测2036年长者人数将增至237万人,将占香港总人口的31.1%。未来几十年,香港的扶贫工作如同“滚石上坡”,不仅不可以松懈,而且,必须不断加力。“只争朝夕”,是之谓也。 然而,一部分香港居民依然故我地骄傲自大。一是强调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二是强调香港的市场体制,三是强调香港的核心价值,以为这三项都是内地难以追上的。 其实,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存在着最大弱点即港币不可能成为国际货币,在这一点上,不如上海将要建成的国际金融中心以人民币为基本定值和交易工具,人民币在尚未成为充分可兑换货币的背景下已被国际社会视为国际货币。 香港的市场体制在法律上固然比较健全,但是,由于香港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各行各业已存在着寡头垄断。市场进入的资本门槛高,个人创业十分艰难。 香港的核心价值形成于香港回归祖国前,缺乏国家观念,是这些年来“一国两制”与时俱进所遭遇的重要阻碍。以政治力量而言,本土激进分离势力是一小撮人;但是,在意识形态上,这一小撮人得到相当一部分持有传统核心价值却拒绝国家观念的香港居民的同情甚至支持。 还有一种不合时宜的骄傲自大,是津津乐道甚至沉迷于若干国际或西方机构关于香港经济自由度和竞争力的排名,“一叶障目”,看不清香港的产业结构不完整、相当一部分欠发达的弊端。 因此,必须“戒骄”。 要戒骄,要只争朝夕,也要避免走向另一个极端——急躁。 急躁的表现有三。一是恨不得毕其功于一役。这种情绪的翻版,是要求中央出手,给予香港特殊政策帮助以确保香港在某个领域(譬如金融市场)保持领先地位。 10多年前,当香港的货柜港面临深圳盐田港挑战时,有人曾要求中央下指令,确保广东省珠江三角洲的货物经香港港出口至世界各国。然而,经济规律是客观的,香港港与深圳港在全球货柜运输中的排名此落彼涨,无法阻挡。 第二种急躁表现是随意表态。这些年无论谈香港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还是谈深层次结构性政治问题,不经深思熟虑的意见和主张满天飞。缺乏全局和长远的谋划,缺乏短中长期相结合的综合施策,怎么可能取得发展? 急躁表现之三是手足无措。“泛民主派”陷于进退两难——继续“拒中抗共”,不啻“螳臂挡车”;改弦更张,害怕无立足之地。患得患失的结果是什么都得不到。本土激进分离势力气势汹汹,其实是欲“拉着自己的头发飞离地球”,其结局必定是自取灭亡。 总之,必须戒骄戒躁,按照习近平主席在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0周年暨特区第五届政府就职典礼上的指示:“满足香港居民对美好生活的期待,继续推动香港各项事业向前发展,归根到底是要坚守方向、踩实步伐”。 (《大公报》2017年11月30日A12“评论”发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