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作品 (79)

顯示 79 筆結果中的 1–12 筆

排序:
  • img-book

    股市戰況白熱化 作者: 梁曉

    【《深圳商報》1998-9-7 E1版 】
    1998年8月28日香港股市激戰前夜的報告。……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

  • img-book

    美跨國公司自己造成貿易赤字 作者: 楊瑩

    【《中國經濟時報》1999-6-18 】
    當今的貿易,再也不是國與國之間的通商活動,而是企業內部的商業交往。……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

  • img-book

    悼念羅志華 作者: 葉堅耀, 葉輝, 袁兆昌, 馬國明, 陳雲, 劉蘇里,

    hkfax2008-8 【2008年3月11日】
    這是香港沉痛的傳奇:愛書的書店老闆羅志華,拚命出書,不少還是冷門書;他不顧市場,結果書店倒閉,而自己則意外葬身書山。……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

  • img-book

    葉利欽靠什麼應對經濟冬天 作者: 梁曉

    【《深圳商報》1998-8-31 E1版 】
    靠國際社會的錢袋,俄羅斯經濟能不能走出困境?……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

  • img-book

    准确分析中资发展战略 作者: 周八骏

    准确分析中资发展战略 2018-2-22
    戊戍年春节前,2月13日,中资背景的海航集团旗下企业香港国际建设宣布,把其在2016年底竞投所得的两幅位于启德的地皮,出售给恒基地产。正月初一,媒体报道,海航集团将其在德意志银行的持股由最初的9.9%削减至8.8%。
    笔者无意评论海航集团为何在近期先后出售资产,而是以此为话题来谈香港社会应当如何准确分析中资的发展战略。
    因为,在2016年底和2017年初海航集团以高价投得4幅位于启德的地皮时,香港一些媒体视之为中资大举进军香港地产市场的象征。加之,海外媒体为海航集团涂抹某种特殊背景的油彩,一些评论把其商业行为政治化。

    更多

    其实,从上世纪80年代中以来,随着内地改革开放和香港“九七”回归尘埃落定,香港社会就出现一种担忧——中资会否大举进入香港?由于中资具有国家背景,一些人担忧中资在香港拓展会对香港贯彻“一国两制”保持原有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产生负面影响。由于中资不乏大企业,而香港的本地企业绝大多数是中小企业,后者担心中资在香港拓展会争其饭碗。
    1986年10月,我从上海社会科学院到香港东南经济信息中心做研究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听取当时香港中资大企业意见,以回应香港社会一些人、尤其华资对于中资在香港拓展的忧虑。
    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中资在香港的发展是受到中央严格规限的。例如,我曾经工作的一个华资金融集团,原本有意向中资出售,因中央不予同意而作罢。
    然而,随着中资企业普及股份制改革,更重要的是香港经济与内地经济趋于一体化,中资在香港拓展成了应有之义。
    于是,无论中资企业涉及香港的发展战略和业务经营,还是香港社会对于中资企业在香港活动的评估,都应当分清也需要分清两方面,一方面是中资企业本身的意图,另一方面是中资企业体现国家的意图。
    作为企业,在香港市场经济大海中游泳,不可能不考虑成本和回报,这是生意经,在这一方面,中资和其他资本没有差别。
    作为国有控股的企业,在香港的发展,不可能不受其控股者的约束,在这一方面,中资和其他私人资本有明显差异。
    当海航集团在一二年前以高价竞投香港地皮时,视之为中资大举进军香港的香港一些人,或者是不懂得区分其企业行为和国家意图,或者是别有用心。而今,事实摆在面前,那完全是一个企业的生意经。
    如何区别中资企业的生意经与国家意图?表面看困难,因为都是企业行为,但是,只要深入分析,区别是不困难的。
    有两方面的准则。一是中资企业在香港的活动必须有利于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必须有利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在香港已陷入高地价高楼价难以自拔之际,推高地价和楼价的行为,不可能符合“必须有利于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宗旨。
    二是中资企业必须体现国家涉及香港的战略部署。去年12月,行政长官和国家发改委主任签署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支持香港全面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安排》指出:“鼓励香港与内地企业、金融机构共同参与和助力‘一带一路’建设项目,并与项目所在地的相关部门、企业、金融机构共同合作,进一步探索以‘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PPP)推动项目建设,并参照国际规范建立项目合作机制和协议模板,充分调动社会投资。”“鼓励内地企业根据需要在香港成立地区总部,以香港作为进入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前沿平台,在‘一带一路’建设框架下开展合规经营”。于是,中资企业以香港为平台,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便是体现国家意图。
    当然,即使中资企业在香港的发展战略和业务经营体现国家意图,也必须妥善处理与其他资本尤其华资的关系,必须始终遵守香港法律。
    中共十九大指出,香港必须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在实践中将包括两方面,既是香港资本更多更广泛地进入内地,也是中资更多更广泛地进入香港,香港居民应以平常心视之。

    (《香港商报》2018年2月22日A2“香江评论”发表)

  • img-book

    香港如何应对国际形势波谲云诡 作者: 周八骏

    香港如何应对国际形势波谲云诡 2018-2-22
    2月14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共中央、国务院举行的2018年春节团拜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在谈到国际形势时,第一次用了“波谲云诡”这一形容词。习主席是这样说的——在新的一年,中国人民“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稳定任务”。鉴于春节团拜会的性质,习主席没有特别提到香港特别行政区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必须全面准确把握“一国两制”、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但是,香港社会各界应当深思。
    我们要努力理解国际形势“波谲云诡”的底蕴和表现。

    更多

    进入21世纪以来,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核心是全球重心由过去500年在西方,开始向东方转移,表现为西方经济政治社会制度陷入空前全面深刻危机,美国在全球的霸权地位开始衰退,而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迅速崛起,亚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地区也是全球增长的最大引擎。
    从2001年“九一一事件”到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一遇”金融危机,是全球格局调整的序幕。期间,美国推行“单边主义”,过度耗费了其在“冷战”结束后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实力,完成了从“顶峰”开始滑落的转折。
    2008年到2017年的10年,是这一全球格局调整的第一阶段。一方面,西方普世价值(包括制度和意识形态)全面暴露难以克服的缺陷,另一方面,中国发展模式向世界展示人类走向进步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在20世纪最后30年全球化空前拓展的背景下,全球重心东移不会也不可能是简单的亚洲取代欧美成为全球重心,而是以亚洲为主、亚欧联合、各大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既是对自中世纪结束以来欧美主导全球格局的调整,也是对二次大战结束以来全球格局的维护和改革。为此,中共十八大以来,在习近平主席领导下,中国既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积极倡导“一带一路”、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以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总统国情咨文为代表,美国明确调整其全球战略,称中国和俄罗斯是美国的主要对手,标志着全球格局调整进入第二阶段。
    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是为了维护美国的霸权,同时向人类提出来两大挑战和考验。第一,从现在起,国际社会是否会形成两大对立阵营、进入“新冷战”?第二,全球格局调整的完成能否避免军事手段?这两个问题最终必须由时间和事实来回答,作为中国人包括中国的香港人,既要清醒客观地分析和预测,也要坚定竭力地争取尽可能好的结果。
    这里,笔者提出两点以期引起社会关注和讨论。
    (一)要加深关于“一国”是“两制”之“根”和“本”的理解。
    从1997年到2017年,主要是以香港与国家主体经济关系演进为主线来推进“一国两制”。2003年中,以CEPA为标志,“一国两制”由忽视“一国”只讲“两制”向经济开始讲“一国”政治仍强调“两制”差异转变。2014年,以香港经济依赖国家为动力,反对派企图以非法“占中”运动夺取香港管治权、挑战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所引起的反作用力为助力,“一国两制”开始进入牢固确立“一国”是“两制”的前提和基础的新阶段。
    从2018年开始,香港居民需要增进关于全球格局调整及其深化的认识,面对波谲云诡的国际形势,进一步树立香港的命运和前途系于国家的观念。
    (二)要加深关于“一国两制”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重要组成部分的认识。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十九大报告中,把“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列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基本方略”,指出:“保持香港、澳门长期繁荣稳定,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确保‘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不动摇,确保‘一国两制’实践不变形、不走样。”
    毋须讳言,香港一部分居民对于“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或者抵触,或者不理解。
    有人以为,“港独”不可能成事,中央为了对付“港独”而提出“必须把维护中央对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是小题大做。有人从香港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国家全面支持来理解,补充了前一种偏见。应当再增添一重认识——面对全球格局调整深化、国际形势波谲云诡,香港自身安全也需要把维护中央对香港特别行政区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
    香港居民需要对香港面临的安全危胁有完整的认识,不要以为国防和外交归中央管就可以不关切其他形式的安全风险。

    (《大公报》2018年2月22日A12“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香港如何应对复杂国际形势》)

  • img-book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 作者: 周八骏

    “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 2018-2-15
    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审核并确认或者不确认现届立法会3月11日补选候选人资格一事,引起讨论和争论。
    从人事角度看,讨论和争论的主要问题是——为什么一位青年女士不获确认而一位被法院裁决丧失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的男士却被允许参加补选?为什么签了“确认书”的未获参选资格而拒签“确认书”的却获确认候选人身分?
    从准则角度看,讨论和争论的主要问题是:政府有关部门所行使的权责是基于法律抑或政治?
    以上两方面的主要问题,以及由其衍生的另一方面问题即今后反对《基本法》第二十三条者、反对国家政治制度者是否会被禁止进入特区建制,归结起来是一个大问题——如何理解“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

    更多

    所谓“时”,即不以香港、甚至也不以中国、美国以及当今世界任何一国(地)的主观愿望为依归的人类发展的大趋势,构成“一国两制”实践和理论的背景和环境。
    “一国两制”宗旨即“初心”不变不能变也不会变,但是,其实践过程和理论观点则不可能停滞于某一状态。尤其,“一国两制”实践的背景和环境进入21世纪后发生了并继续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巨变。
    “一国两制”方针被提出并被确立为香港回归中国后的制度安排时,中国刚开始改革开放,世界多国多地卷入所谓“民主第三波浪潮”,香港迈入经济社会发展所谓“黄金三十年”。在那样的背景和环境下,人们对于“一国两制”的理解,不可能不是强调保留当时的香港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亦即不可能不是“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香港回归翌日,爆发亚洲金融危机;回归不足5年,“九一一事件”便揭开全球近500年来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序幕;特区刚踏入第二个10年,美国“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便将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推向高潮。
    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之核心,是全球重心由西方(欧美)向东方(亚洲)转移。
    从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一遇”经济危机、引发2009年全球性经济严重衰退,到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第一阶段,其主要特征是——西方国家普遍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美国在全球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明显下降,西方在全球治理架构和体系的优势明显减退,相比较,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国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明显上升,全球重心东移的趋势形成。
    对于“一国两制”来说,当初提出和确立这一基本方针时的三方面情形都出现了重大或显著变化。中国改革开放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全球经济增长最强引擎。在西方政治经济社会制度陷入空前危机的同时,“中国方案”、“中国智慧”吸引国际社会重视。香港,一方面,保持了宏观经济主要指标的增长和稳定,另一方面,深层次结构性经济民生问题积重难返。
    试问:面对如此急剧变迁的背景和环境,“一国两制”怎么可能不与时俱进?怎么能够不主动地与时俱进?
    然而,香港社会各界,基层和上流社会,建制派和反对派,甚至任何一个阶层或者界别,对于“一国两制”背景和环境的认识以及对于是否需要或者如何推动“一国两制”与时俱进的看法,存在着差异或分歧,甚至是严重分歧或者不可调和的对立。
    这些现象不令人诧异。重要的是必须求同存异。“求同”即始终以“一国两制”的宗旨为基本准则,只要大家都同意“一国两制”必须有利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有利于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那么,对于“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和理论观点的分歧,或者不难调和,或者可以并存。
    譬如,香港有些居民可以反对高铁西九龙站实施“一地两检”而拒乘高铁,甚至可以不满内地而不领回乡证。这些人那样做,无碍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无损香港长期繁荣稳定。但是,反对派执意阻挠高铁“一地两检”,则是挑战“一国两制”的宗旨。
    承担着推动“一国两制”与时俱进重要责任者,需要及时全面客观地把握“一国两制”与时俱进之“时”的变化。必须重视的一个最新变化,是美国开始调整其全球战略,视中国和俄罗斯为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的对手。有人以为这是特朗普的个人决策,将会随白宫主人更替而改变。错!决定美国全球战略调整的,不是谁出任美国总统,而是代表或反映美国主流社会的大多数政治经济社会精英。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已一再指出,美国此举是“冷战”思维和行为。香港需要思考的是,诞生于二次大战后“冷战”时代末期的“一国两制”方针,如何在21世纪因应“新冷战”可能降临?

    (《大公报》2018年2月15日A12“评论”发表)

  • img-book

    全球重心东移进入决定性阶段 作者: 周八骏

    全球重心东移进入决定性阶段 2018-2-13
    今年2月2日星期五美国股市暴跌,引发2月5日星期一全球股市暴跌。2月6日,亚欧股市继续大跌,美国股市则出现反弹。2月7日,全球股市表现反复。2月2日、5日的跌势惊心动魄,于是,各种意见蜂起。
    历史往往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一回全球股市大动荡,是由货币领域和金融市场的自身因素触发,不是也不会是今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将衰退的先兆,这一点,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灾相似。而且,这一回的触媒也同美国货币政策相关,这一点也同1987年10月全球股灾相似。

    更多

    但是,历史从来不会简单重复。第一,1987年10月全球股灾的触媒比较单纯——当时新任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鉴于美国有通胀抬头风险而突然加息;这一回美联储结束量化宽松政策早已为金融市场消化,引起金融市场过敏的是美国长期债券利率明显上升。从亚洲金融危机结束以来,近20年,美国利率曲线长期不正常,被视为美国长期流动性过剩和通胀受控。而今,长期债券利率上升、利率曲线正常化,不仅反映通胀预期抬头,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总统的税改令人产生美国国债将空前恶化的顾虑。这就超越了货币政策领域,而是美国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搭配将呈现一种新格局。这属于金融市场最担心的“不确定性”。
    第二,特朗普在1月30日发表的其任内首份国情咨文,是否作为一个因素推动了两天后的美国股市暴跌?这是至今被普遍忽略的问题。这一因素,对于已经发生股市暴跌也许不那么重要,但是,对于从现在起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演变非常重要,也必将不时地触发美国和全球股市动荡甚至剧烈动荡。
    1987年10月全球股灾发生后二三年,苏联解体,东欧变天,冷战时代告终,嗣后20年西方政治经济社会制度进入向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扩散的高潮。进入21世纪,这一进程被打断了,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其核心是全球重心由之前500年一直在西方开始向东方转移。
    从2008年美国爆发“百年一遇”经济危机、引发2009年全球性经济严重衰退,到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展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的第一阶段,其主要特征是——西方国家普遍陷入经济政治社会制度前所未有的严重危机,美国在全球的唯一超级大国地位明显下降,西方在全球治理架构和体系的优势明显减退,相比较,中国、印度等亚洲新兴国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明显上升,全球重心东移的趋势形成。
    美国不甘心全球重心东移,试图加以阻止。从去年12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公布其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NSS)起,美国政府的全球战略出现了重大调整——把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修正主义大国”(Revisionist powers),视作美国的主要对手。1月30日特朗普发表其首份国情咨文,重申中国和俄罗斯是挑战美国的利益、经济和价值观的对手。1月19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发布《国防战略》报告,更是明确宣称:“国家间战略竞争,而非恐怖主义,是现在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并点明,主要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长期战略竞争”,是美国繁荣和安全所面临的核心挑战。
    美国全球战略这一具根本性质的调整,反映全球重心从西方向东方转移进入了决定性阶段。从此,美国股市、全球股市,美国金融市场、全球金融市场,都将不仅受游资和宏观经济的影响,而且,将受国际地缘政治动荡和全球政治格局变动的影响。
    中国领导人清醒应对全球经济金融政治格局空前全面深刻调整,坚持和平发展,但决不牺牲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努力构建21世纪新型大国关系、同时,着力打造世界一流军队。
    相比较,香港社会缺乏关于全球重心东移的应有认识。人类发展呈现规律性,至今,大体每10年发生大事件。今年距2008年是10年,美国的全球战略调整,全球股市受美国影响而暴跌,应当能引起香港居民警觉。

    (《香港商报》2018年2月13日A2“香江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全球重心东移态势明显》)

  • img-book

    守护“一国两制”既是政治也是法律 作者: 周八骏

    守护“一国两制”既是政治也是法律 2018-2-9
    反对派若干人士不被获准参与现届立法会3月11日补选,招致反对派及其坚定支持者的强烈不满,这是毫不出奇的。需要澄清的,是他们所提出的似是而非的观点。这些观点对于一部分在政治上持中间态度的香港居民有影响,澄清这些观点,既是按照《基本法》组织3月11日补选的应有之举,也是改变香港政治生态不可或缺的。
    第一个需要澄清的观点,是反对派及其坚定支持者称,依据《基本法》,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在立法会选举中拥有被选举权,任何香港永久性居民不应该因为其政治倾向而丧失竞选立法会议员的资格。

    更多

    说这一观点“似是而非”,是它符合《基本法》第六十七条,却未必符合《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规定“参选”立法会者必须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正是根据这一规定,主张“本土自决”和“港独”的政治团体的领袖人物不得参与3月11日补选。
    第二个需要澄清的观点,是反对派及其坚定支持者称,选举主任没有权力决定某人不具备参与立法会补选资格。
    这一观点的错误是无视选举主任需要相应程序来履行其职责,其职责是必须确保立法会正式候选人符合《基本法》规定。宣扬“本土自决”和“港独”的政治团体和人物,是非法“占中”运动的产物。选举主任审核参选者是否主张“本土自决”和“港独”,是因应香港政治形势演变的应有之举。
    同一政治团体两名领袖人物,一人在2016年9月现届立法会选举时不仅获准参选而且当选,另一人则未获准参加3月11日补选。不是选举主任“僭建”了权力,是选举主任在实践中学会严格履行权责。
    第三个需要澄清的是反对派及其坚定支持者的基本观点——指责特区政府“以政治凌驾法律,违反香港整个法律秩序”。
    破坏香港整个法律秩序的始作俑者,是非法“占中”运动发起人和重要参与者。他们以“公民抗命”为幌子,破坏香港整个法律秩序,把它们所追求的政治凌驾国家宪法和特区基本法。
    客观而言,“一国两制”是以法律的形式对香港特别行政区与国家主体关系做政治安排,这一基本方针从形成时起,就既是政治的也是法律的,政治与法律交融、始终贯穿“一国两制”实践,并且,随同“一国两制”与时俱进,在法律形式和政治形式两方面都有新变化。
    问题关键,是这两种形式如何结合,是否与时俱进。根本准则,是“一国两制”的宗旨亦即初心——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维护香港特别行政区长期繁荣稳定。同时,需要把握稳定、变革和发展之间的平衡。
    目前,由于“一国两制”刚开始由经济讲“一国”政治强调“两制”,向“一国”是“两制”之根本的阶段转变,两大对抗政治阵营之间的较量更加激烈,各阵营内部的分歧、分化更加严重,尤其反对派既增加了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也呈现空前分化甚至分裂。政治形势错综复杂,使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在把握稳定、变革和发展之间的平衡时面对不容低估的困难。
    在决定一名被司法机关取消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者取得参与3月11日补选资格时,法律观点和政治观点就产生了分歧。从法律观点看,禁止某人参与补选的理由不够充足。从政治观点看,允许某人参与补选会引发其他被司法机关取消现届立法会议员资格者,积极参与下一轮补选,可能形成对全国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反攻”。特区政府和建制派需要准备应对政治形势演变。
    香港本地相关法律需要修订以全面落实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解释。其中,关于“对不符合本解释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宣誓,应确定为无效宣誓,并不得重新安排宣誓”,应当规定为“不得在本届立法会任期内重新安排宣言”。否则,不利于推动香港政治生态向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的方向和目标转变。
    从政治现实看,一名当选立法会议员,在立法会首次大会上宣誓时,“故意宣读与法定誓言不一致的誓言或者以任何不真诚、不庄重的方式宣誓”,被全国人大常委会规定为“也属于拒绝宣誓,所作宣誓无效,宣誓人即丧失就任该条所列相应公职的资格”,他(她)是很难在短短几个月后的补选中改变其“拒绝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立场和态度的。
    另一方面,需要政治经济民生三管齐下,综合解决香港政治经济民生深层次矛盾。既要尽力打现届立法会补选仗,更要引导社会各界聚焦经济转型,尽早重建香港经济持续稳定增长模式,为标本兼治深层次结构性民生问题打造不可或缺的物质基础。

    (《大公报》2018年2月9日A12“评论”发表时把标题改为《守护“一国两制”不可动摇)

  • img-book

    经济虽好 殷忧尤甚 作者: 周八骏

    经济虽好 殷忧尤甚 2018-2-8
    2017年是自2008年以来香港经济周期性表现最好的一年,若干宏观经济指标甚至是回归以来最好的。例如,香港去年10月至12月经季节调整的失业率降至2.9%,较去年9月至11月的3%跌0.1个百分点,是近20年以来首次低于3%。
    香港经济有三根支柱,一是外贸,二是地产市场,三是股市。去年香港出口值按年升8%,为2011年以来最大升幅。香港地产市场一直保持升势,无论政府统计还是业界测算,私人市场各类楼价均创新高。股市自去年12月下旬以来更是升势非常凌厉,进入今年1月,恒生指数迭创历史新高。
    过去几年因为内地游客减少而深受困扰的旅游业,去年也见明显复苏,全年访港旅客达5,847.2万人次,同比增长3.2%,其中,内地旅客达4,444.5万人次,同比增长3.9%。对于香港酒店服务业影响颇大的“过夜旅客”,去年有2,788.4万人次,同比增长5%,其中,来自内地的有1,852.6万人次,同比增长6.7%。

    更多

    外汇基金投资收益去年也创历史新高至2,520亿港元,较2007年创下的上一个历史最高纪录多达1,098亿港元。
    然而,周期性经济良好表现是难以持久的。
    第一,2017年香港经济周期性良好表现在颇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全球主要经济体自2008年以来首次呈现同步增长。但是,踏入2018年,国际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恶化,国际重要地缘政治矛盾进一步激化,尤其,中美经贸关系和朝鲜半岛局势将显著影响香港外贸。
    第二,正如金管局总裁陈德霖在分析去年外汇基金出色投资表现时所说,去年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超乎预期理想,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加息缩表后美元不升反跌,美元利率曲线没有抽高,导致股市债市和外汇市场有利投资条件;但是,很多金融市场的资产估值已超越历史高水平,市场可能低估一些风险因素,如果实际情况与市场乐观预期不一致,资产市场随时会发生大幅调整和波动。
    更重要的,是香港经济民生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没有因为经济周期性良好表现而得到缓解。
    香港私人市场楼价不断创新高的背后,是越来越多香港居民越来越无法实现“置业梦”。
    国际公共政策顾问机构Demographia公布的最新调查报告称,香港连续8年成为全球最难负担楼价的地区。该报告引用香港中文大学的资料显示,以一个约430平方呎面积的住宅单位计算,2002年香港的楼价中位数相对于家庭入息中位数的比率为4.6倍;但是,到了2015年,升至15.7倍,截止2017年第三季,更由2016年的18.1倍进一步恶化至19.4倍,亦即是说,一个香港入息中位数的家庭要不吃不喝19.4年才买得起一个约430平方呎住宅单位。在该机构所调查的9个国家共293个大城市中,2017年香港的楼价中位数相对于家庭入息中位数的比率,远远抛离居第二、第三位的澳洲悉尼、加拿大温哥华,两地分别为12.9倍和12.6倍。
    香港已进入人口老年化而人的预期寿命不断提高的阶段。香港的社会企业“乐活新中年”公布其最新关于香港中年退休计划态度和行为的调查,共访问了约340名45岁或以上的退休和准退休人士,其中,六成半人已退休。调查显示,退休人士每月个人平均开支约为11,577港元,家庭开支约12,921港元,近五成人忧虑退休后收入不足,或未知能否应付开支。受访者最忧虑的﹐是医疗费用,达5.26分(8分为满分,越高分代表越忧虑),其次是父母健康(5.22分),第三,是自己或配偶健康(5.21分)。关于退休收入,退休人士首三位定期收入为存款利息(42%)、股息(41%)、子女家用(32%)。与此同时,若干保险公司的最新估算是,在香港安享晚年的费用约300万至500万港元。试问:究竟多少香港居民退休时的存款、投资收入和子女赡养能使他们“安享晚年”?
    “有楼”是不少香港居民“安享晚年”的依靠。但是,私人市场楼价居高不下,公营房屋供不应求,就业和升迁困难、薪酬增加普遍赶不上通胀,越来越多青年甚至中年不得不“望楼兴叹”,既实现不了“置业梦”,也无法“安享晚年”。
    总之,应趁经济周期性表现良好,加快解决结构性问题。

    (《香港商报》2018年2月8日A12“香江评论”发表)

  • img-book

    農業社會主義批判 作者: 王小強

    【《農業經濟問題》1980年2期 】
    新華社1948年文章指出:“農業社會主義思想,是指在小農經濟基礎上產生出來的平均主義思想。……”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

  • img-book

    農民與反封建 作者: 王小強

    【《歷史研究》1979年10期 】
    农民在奋不顾身的英勇战斗中,表现出劳动人民不畏强暴的气概,打击了当时的封建统治,谱写出阶级斗争的悲壮诗篇。……
    免費下載
    返回總目錄